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恐怖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4-28 09:49:52

午夜送尸人 完本

午夜送尸人

來源:作者:八爪魚分類:恐怖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午夜送尸人張衡小說是最近一本超火的恐怖小說,小說的作者是八爪魚,主要人物是張衡。全文講述了夜路走多了,終于碰到鬼的張衡,在一次“夜活”后,被鬼纏上了,從此靈異事件不斷在他身邊發生,看張衡會經歷哪些驚險刺激的事呢,就在《午夜送尸人》。我叫張衡,醫學院的高材生,可惜沒能畢業。大四那年,我為了一個女生,去跟一個富二代打架。結果那個富二代是我們系主任家的公子,于是我被開除了。我覺得這事兒丟人,一氣之下就再沒打算當醫生。但找了份工作,也跟醫院有著絲羅藤繞的關系:給一個私家老板開救護車。像這種私家老板的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午夜送尸人張衡小說是最近一本超火的恐怖小說,小說的作者是八爪魚,主要人物是張衡。全文講述了夜路走多了,終于碰到鬼的張衡,在一次“夜活”后,被鬼纏上了,從此靈異事件不斷在他身邊發生,看張衡會經歷哪些驚險刺激的事呢,就在《午夜送尸人》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如果那個蠟皮臉說的都是真的,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,那我豈不是只有兩天可以活了。想到這兒,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。

    我慌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,忽然就想起來,那天蠟皮臉離開之前,跟我說過,只要我在頭七之前就找他,就還有救。

    想到這兒,我就伸手往身上摸去。可是我的口袋里空空的,什么都沒有。我的腦門子上一下子就見了汗了,難道那張紙條我給弄丟了?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我腦子里火花一閃,忽然就想起來,那東西我給隨口扔在床頭上了。一想到,要想拿到紙條,我還得回到那間可怖的屋子里,我心里就怦怦直跳。

    其實在我內心,對那間房子已經有了很大的抵觸情緒。可是現在,我沒有別的選擇。眼下能救我命的,可能就只有那個蠟皮臉了。

    于是我跟司機說了我家的地址,讓他抓緊趕過去。等再次回到出租屋的門口的時候,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后的事情了。望著我先前住的那棟房子,我坐在車上半天都沒動彈,心里一個勁兒的打哆嗦。

    此刻,房子里黑漆漆的,一點兒亮光都沒有。可我明明記得,我當時出去的時候,根本就沒來得及關燈。那這里的燈是誰關的呢。

    想到這兒,我的腦子里忽然就冒出了那個死了的女人的臉來。難道她被我甩下之后,又回來了?我艱難的咽了口吐沫,有點兒不敢進去了。

    待了半天,司機先我忍不住了,“我說哥們,你到底下不下車,兄弟我還趕著回家睡覺呢。”我知道這次不進也得進了,于是掏出三張百元大鈔來,塞給司機,“你就在這兒等著我,千萬別走。”

    司機伸手過來要接。臨遞給他的時候,我多了個心眼,把那三張鈔票一撕兩半截,把其中一半兒遞到他手里,“你要在這兒等著,我出來就把這一半兒給你,說到做到。你要是走了,咱連就一拍兩散,這錢誰都撈不著。”

    那司機看了我一眼,眼里都要噴出火來了。看樣子,他對我算是恨急眼了。不過我這么干也是出于無奈,他要是真跑了,我出來找不到人。就憑我的兩條腿,怎么可能跑得過一個女鬼,到時候還得讓她纏上。

    我實在是怕極了那種背上趴著一個人的感覺了。我攥著三張半截的鈔票,硬著頭皮往屋子里進。沒進來的時候,我心說豁出去了,不就是一個女鬼嗎,老子學醫那會兒,死人我都解剖過,何況是一個女鬼,沒什么好怕的。

    可是進來之后才發現,滿不是那么回事。那種恐懼是發自內心的,不是說用理智可以壓制得住的。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只能摸黑鉆到里面。

    借著手機熒光屏上微弱的燈光,我第一時間就朝著開關那個地方摸了過去。雖然我心里清楚,這次回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拿到那張紙條。可是我實在不敢在這種漆黑的氛圍下,一個人走到臥室去。

    所以我想先開燈,這樣萬一屋子里有什么東西,我也好第一時間發現。我把手按在開關上,準備迎接刺眼的燈光。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,電燈并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亮起來,而是開始忽閃起來。

    期間還伴隨著刺刺拉拉的聲音,感覺像是哪個地方接觸不良。電燈一閃,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來。那種一亮一滅的情況,比一團漆黑還要嚇人。

    我趁著燈光閃亮的瞬間,朝著房間里快速的掃了一眼,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兒了,生怕在哪個角落里會出現那個女人的影子。不過好在是虛驚一場,什么都沒看到。

    但是電燈閃爍的那種狀態也沒持續多久,也就那么一會兒的工夫,我就聽到啪的一聲脆響,電燈徹底的熄滅了。

    隨著電燈熄滅,屋子里隨后就陷入到了一片漆黑里面。我心里清楚,就算電燈不能用,我也得照樣往里走。于是我咽了口吐沫,繼續往臥室里摸索過去。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我就聽到手機發出滴答一聲。我瞭了一眼,是電量報警,手機已經沒有多少電了。我心里罵了一聲,索性關上了手機,摸黑往里走。

    這地方我已經住了快一年了,就算沒有燈,我也能摸進去。我戰戰兢兢地走到臥室門口,推開了那扇門,就聽到一聲長長的吱紐一聲。

    那一聲響,好像一把鋸子一樣拉在我心上,拉得我渾身麻森森的,雞皮疙瘩都冒出來。以前我還從來沒注意過,臥室的門打開的時候,聲音會這么嚇人。

    臥室里也是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我抽了抽鼻子,隱約聞到了一股子怪味。這個味道有點兒熟悉,可是一時之間,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聞到過。

    不過這會兒不是研究這個味道的時候,我一邊朝床頭摸索過去,一邊順手按在墻上的開關上。我心里默默祈禱著,最好臥室里的燈是好的,還能亮起來。

    可是我這個念頭還沒轉完,就在我把手按在墻上的一瞬間,一下子就按在了一只人手上。那只手冰涼徹骨,感覺就不像是活人的。

    這是誰的手,是活人的還是死人的!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就麻了,渾身的血好像都停止不流了。在黑暗里面摸到一只死人手,那種感覺絕對不是用恐怖就可以來形容的。

    這個世界上,恐怕沒有比這個更嚇人的事情了。一瞬間,我覺得我整個人給炸了,媽呀一聲就摔了出去。

    我腳下一軟,人一下子就磕在了床頭上,就聽到砰的一聲,我的腦袋里面頓時就嗡嗡的響成了一片,差一點兒就暈死了過去。

    不過就在我摔倒的瞬間,我的手下意識地按在了床頭柜上,一下子就摸到了一張皺巴巴的紙片。那就是我要找的東西!我本能地一把把那東西塞進了口袋,然后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。

    我想起剛才在墻上摸到了那只人手,心里面怦怦直跳,就覺得一口氣噎在了嗓子里,差點就給我噎得背過氣去。我下意識地重新打亮了手機,伸手就朝開關那邊照了過去。

    手機屏的熒光很弱,只能照出一個大概的輪廓。我順著微弱的光掃過去,只看了一眼,我就感覺自己嚇得魂兒都飛了。就在我對面不斷的墻壁上,貼墻站著一個人。那個人的那張臉,我實在是太熟悉了,是亮子!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