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恐怖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4-28 09:49:57

僵尸夫君別咬我 完本

僵尸夫君別咬我

來源:作者:清媛分類:恐怖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僵尸夫君別咬我全文閱讀的最新章節是作者清媛寫的一部恐怖小說。講述女主意外把人咬死之后,被她咬死的人又意外活了過來。而自己的世界開始真實的發生著各種鬼怪的時間,男人和僵尸,種種事件都和女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最近總是覺得很餓。是一種莫名其妙見到肉就想撲過去啃一口的沖動,讓我格外的覺得難熬。尤其是當這種沖動,慢慢就升級為,每看到一個唇紅齒白的妹子或者帥哥,也都想著忍不住要去啃一口的時候,我知道自己完了。雖然我也不知道,這到底是什么情況,可直覺告訴我,這樣的情況是很不正常的,我也不敢跟任何人說,每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僵尸夫君別咬我全文閱讀的最新章節是作者清媛寫的一部恐怖小說。講述女主意外把人咬死之后,被她咬死的人又意外活了過來。而自己的世界開始真實的發生著各種鬼怪的時間,男人和僵尸,種種事件都和女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最近總是覺得很餓。

    是一種莫名其妙見到肉就想撲過去啃一口的沖動,讓我格外的覺得難熬。尤其是當這種沖動,慢慢就升級為,每看到一個唇紅齒白的妹子或者帥哥,也都想著忍不住要去啃一口的時候,我知道自己完了。

    雖然我也不知道,這到底是什么情況,可直覺告訴我,這樣的情況是很不正常的,我也不敢跟任何人說,每天上班,也都必須要苦苦的壓抑著。不為別的,只因為我們公司里的男女同事,不是帥哥,也都是美女。

    食欲就放在眼前,卻眼巴巴看著不能用,我苦苦煎熬著,一天比一天更加頹廢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我的不正常,終于引起了周圍同事的注意,同事小落就瞅了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,約我去茶水間,一臉擔憂的看著我道,“清清,你這幾天是怎么了?整天不是紅著眼睛死瞪著電腦看,就是一副走神的樣子……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小落是我在公司里最親密的小伙伴,往常我們之間是無話不談的,可這一次,我壓根不敢看她的眼睛,努力的讓自己咽了咽口水,讓自己的眼睛從她高高鼓起的胸前硬生生別過去,聲音嘶啞的道,“小落,我……沒事的。你,過來一下……唔,不。你離我遠一些!”

    我聽到自己的聲音極近又極遠的飄忽著,下一秒,小落一聲尖叫,手中的茶杯“砰”的一聲落地粉碎,我猛的驚醒,呆呆看著自己的手,正用力的抓在小落的胸脯上,自己的臉距離她的胸脯,也僅僅只有一掌之遙。

    小落嚇傻了,臉發白的看著我,驚恐的道,“清清,你,你干什么?”

    片刻的驚呆過后,她手忙腳亂拍開我的手,臉色通紅的將自己的胸部遮掩住,并揚起一雙略顯憤怒的視線看著我,那眼神就像是在說我是神經病,是流氓一樣。

    我腦子里“轟”的一聲,顧不得多想,身一閃撲過去,用力捂著她即將喊人的聲音,結結巴巴的道,“小落,你,你聽我說,事情不是這樣的,我,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!”

    怎么可能會變成這樣?

    當我一只手又重新按在她的胸口將她壁咚到墻上的時候,腦海里忽然又一陣非常失控的煩燥,讓我死死的盯著她雪白的脖子,漸漸就失去了理智。

    我餓,我非常餓。

    我急需要美味的鮮血來填充我的肚子!

    不知不覺的,我像是瘋了一樣,低頭就咬在了她雪白的脖頸。

    牙齒很快撕裂了她雪白的肌膚,那溫熱的血,隨著我的吞咽,美味得讓人沉醉。

    小落用力抬手撲打著我,一邊打一邊哭著喊,“清清,清清,你醒醒,我是小落,我是小落啊!”

    小落啊……小落是誰?

    我茫然著,這個名字對于我來說,僅僅就是個名字而已。

    我依舊地咬著不放,鮮血的味道,讓我興奮。我感覺到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大,身下小落的掙扎也越來越小。

    這時候,整個公司也正處于一個非常繁忙的下午工作時間,這小小的茶水間,竟是意外的無一人來打擾。

    漸漸的,小落不再掙扎,她的身體軟綿綿的依著墻落下去,我失去理智的瘋狂吸吮也終于到此而止,滿臉遺憾的松開了她,又咂了咂嘴,感覺這幾天的頹廢就這么一瞬間的功夫,已經一掃而空。

    可同一時間,等我下意識低頭看到已經臉色青白早已死去多時的小落時,我整個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,呆呆的杵立當場。

    “小落,小落!”

    我臉一白,蹲下身子,用力拍打著小落的身體驚叫著。

    我的喊聲很快驚來了外面的同事,“呼啦啦”全部都涌了進來,卻又個個嚇得呆立當場,尖叫不停。

    有人顫抖著嗓子喊道,“蘇婉清!這是怎么怎么回事?小落她怎么了?”

    聽著有腳步聲撲過來,將我重重的撞到一旁,身體磕在手邊的茶水臺上,我疼得齜牙咧嘴,眼睜睜看著小落已經滑落的尸體,被同事快速的抱了起來,急沖沖的出了門,而我這個始作俑者,早已被嚇傻,連站出來,承認自己的勇氣都沒有。

    “蘇婉清,你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。”

    茶水間出了人命,很快,公司的老總也來到了這里,吩咐保安先保護好現場之后,便用他一雙格外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引我出去。

    這一刻,我又像是重新活過來了一樣,又驚又怕,可那又有什么用?

    人都是貪生怕死的,雖然是我親口咬死了小落,可我壓根就不敢承認……因為,我想要活著。

    “砰”的一聲,辦公室門關上,我臉色發白,雙目浮腫的站在了老總辦公桌前,老總并不老,他叫于洋,是這家不大不小床上用品店的老板。

    旗下有兩個小型加工廠,主要出售一些新房家具,床上用品什么的,平日里對我們也很好,只要訂單量圓滿完成,老板還是很大方的。

    可是這一次,竟是出了人命案。

    “說說吧,怎么回事?”

    于洋穿一身黑白相間的格子襯衣,頸間系一根領帶,向我揚了揚眉問,我呆呆的,腳踩云端一般,聲音發顫的道,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
    “不知道?不知道你們兩個人一起進去茶水間,她死了,你卻還好好活著?蘇婉清,對你來說,一條人命真就那么無足輕重嗎?”

    于洋冷眼看著我,他明顯知道我在說謊,周身都在說著不相信,可我也是真的不敢說。

    我退一步,想到小落那張青白的臉,終于忍不住的崩潰大哭,“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我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的……”

    想到我竟真的那樣活生生的下嘴將我朝夕相處的小伙伴給咬死了,我就覺得最該死的那個人,是我自己才對。

    我是個怪物,對,我就是個怪物!

    我哭得難受,大口大口的開始嘔血……這是我剛剛才喝下去的,小落的血。

    “等一下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于洋眼睛看過來,死死盯在了地上。我吐在地上一灘一灘的血,就像那盛開在黃泉彼岸的搖曳之花。

    我被嚇呆了,抹一把嘴,覺得腦子嗡嗡作響,這怎么可能又被吐出來了?

    可是我依然是止不住的在哭,口中的血,又跟著嘔了一會兒,這才覺得好些。這時候,于洋已經穿著他手工訂做的意大利最新款的皮鞋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    微微擰起的眉,居高臨下的看著我,聲音是一種格外徹寒的冰冷,“蘇婉清,事到如今,你是自己說實話,還是要我把警察叫來,驗一驗這DNA?”

    “不!”

    我下意識瞪大眼睛,哀求著他,“不要!不要叫警察來……”

    叫警察來,我就是死路一條。甚至有可能,還要被那些個警察當成怪物一樣的帶回去,交入研究所研究。

    我不要。

    “既然不想叫警察來,那你就老實交待吧。”

    一把椅子拉在了我的面前,于洋挑著眉坐了下去,目光里似乎有什么光亮一閃而逝,只可惜我已經被自己的所作所為嚇破了膽子,根本沒有看到。我努力平復了一下心情,不到片刻時間,就全部交待了。

    包括我這些天的萎靡不振,與種種異常,全部都交待了,唯一鬼使神差隱瞞下的,就是鮮血對我的誘惑,已經到了一種不可自拔的地步。這種感覺我不敢說,我怕于總真的把會我當成怪物給滅了。

    盡管如此,于洋聽過后,還是驚訝的蹙起了眉頭,從椅子起身,繞著我轉了一圈道,“如果我沒看錯的話,你是噬靈人?”

    他這樣說,我混沌的腦子愕然就更加迷茫了,“噬靈人?那是什么?”

    跟我現在的情形有關系嗎?

    “哦!不!你不是噬靈人。噬靈人沒你這么兇殘……”

    于洋的聲音又冷了下來,似乎剛剛說話的人不是他,他也不允許我插嘴,我只好努力讓自己安靜,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個什么東西了。

    過了好久,但似乎又覺得時間不太長,于洋終于又慢悠悠的開口了,“蘇婉清,除卻這些之外,你最近有沒有與男人在一起發生親密關系?”

    于洋彎了腰身問我,一種清新撲鼻的桅子花香的味道便悄悄的竄入了我的鼻尖,我打個噴嚏,有些不適應的茫然道,“我……沒有啊。”

    “那,做夢呢?”

    于洋似乎不信,緊追不舍的又問,這一次,我沉默了。

    我平素里連個男朋友都沒有,是怎么也不可能與男人發生什么親密關系的,可如果說做夢的話……我頓了頓,想起來了,但是這個算嗎?

    “做夢也算嗎?”

    我還是問了出去,就見于洋快速的直起了身,唇角還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一閃而逝,點點頭道,“自然也算。古人說,夢為人之精魄,日有所思,必夜有所夢,沒準你夜里做的夢,就是真的呢?”

    這樣的說法,模棱兩可好牽強,可這時候我早已因為小落的事情而心神大亂,哪里會想這么多?

    忙不迭點點頭,毫無保留告訴他,“有。這些天,我總會夢到一個男人,對了,他還留著長長的辮子……”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