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耽美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08 09:00:46

我家boss是只攻 完本

我家boss是只攻

來源:作者:記城分類:耽美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我家boss是只攻是一本耽美小說,作者記城。周軒一直覺得,為什么他對葉之淵就是狗血的一見鐘情呢?如果是慢慢的了解的話,是不是就可以早點看清楚他的真面目?然后遠遠的躲著他?只是他抱著抱枕怨恨的看著某人時,最后還是被某人一個冷睥直接縮下了腦袋。屋里面一片黑暗,只有窗外微弱的燈光照了進來,踱上了一層微冷的氛調。床上的人翻了一個身,露出了半截光潔的臉龐。臉上滿是隱忍的神情,在床上蠕動了好久,才終于平靜了下來。周軒挪了挪,掙扎著打開了床頭的一個小燈,才撲棱的躺回到床上,呆呆的看了天花板上的花紋好久,回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我家boss是只攻是一本耽美小說,作者記城。周軒一直覺得,為什么他對葉之淵就是狗血的一見鐘情呢?如果是慢慢的了解的話,是不是就可以早點看清楚他的真面目?然后遠遠的躲著他?只是他抱著抱枕怨恨的看著某人時,最后還是被某人一個冷睥直接縮下了腦袋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屋里面一片黑暗,只有窗外微弱的燈光照了進來,踱上了一層微冷的氛調。床上的人翻了一個身,露出了半截光潔的臉龐。臉上滿是隱忍的神情,在床上蠕動了好久,才終于平靜了下來。

    周軒挪了挪,掙扎著打開了床邊的一個小燈,才撲棱的躺回到床上,呆呆的看了天花板上的花紋好久,回過神來,皺了皺眉。

    居然一覺睡到第二天晚上了。這樣懊惱的想著,不禁又迷迷糊糊的想要重新睡過去。

    他現在正和某個男人同住在一起,顯然,男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出去工作了。房間里一片昏沉沉的,周軒腦海里一片空茫,只暈乎乎的感受到腦海里血液突突的脈動。

    想到男人,周軒眼里閃過一絲復雜。

    要說他們的關系的話,還真不好說。某種意義上,大概可以稱之為搭伙之類的。可是昨天晚上兩人又在“打鬧”了一晚,床下還有他散亂一地的衣服……證據充足,說是搭伙什么的,估計男人知道了會發出一聲傲慢的嗤笑。

    “還睡?”男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的,冷竣的側臉在昏黃的燈光下線條顯得十分的優美和柔和。周軒默不作聲的打量了他一會,撇開了臉背對他。

    男人又開了一盞小燈,沒有理會他別扭的行為。每次完事之后他都會很炸毛,今天算安靜的了,男人挑了挑眉,大概可以稱之為害羞?

    把筆挺的西裝脫了下來,露出形狀姣好的肌肉,男人自顧自的換著衣服。周軒不知道咕噥了一句什么,徹底沒了動靜。整個人都埋在被子底下,只露出了黑乎乎的腦袋。

    他的臉色蒼白的厲害,蜷縮成小小的一團,只是在寬大的被子底下倒是看不出來。抬眸偷偷看了男人一眼,他張了張嘴,沒有發出聲音來,只堪堪地把自己的臉埋進枕頭里面。半響才“嗯”了一聲算是回答了男人的問題。

    底下的手卻緊緊捂住自己的胃部。

    他有蠻嚴重的胃病,只是男人不知道。那是在孤兒院時留下的后遺癥。

    孤兒院并不是什么大機構開辦的,很小,得到的資助更少,連基本的維持生活都很困難。只是院長不愿意放棄他們,搬離了相對換了一個小院子當做住宿的地方,自己清湯寡面的照顧著他們。

    小院在郊區,環境十分的凌亂冗雜。陰暗潮濕的天氣,空氣悶熏,帶著灰蒙蒙的質感,出去的時候會經過橫生縱長的巨大枝椏,陽光很少能夠照進狹窄的小院。

    可是盡管只是這么一方的小天地,卻已經足夠讓人感激了。

    他們幾個小朋友時常看著窗外即將到來的大雨,怔怔的出神。然后看到一個瘦削的身影走進來的時候,就會雀躍著一窩蜂的跑出去。

    “陳媽媽!”

    周軒年紀最大,總是走在最前頭,抬著晶晶亮亮的眼神看著她。女人含笑,摸了摸他的頭,輕柔的說道:“我回來了。”

    然后周軒就咧開了嘴,笑的一臉燦爛。

    院子里的生活雖然清苦卻不乏溫馨。周軒在院長外出的時候,總是咧著一張沒心沒肺的笑容,和弟弟妹妹們耍鬧。只是偶爾會看著窗外那棵巨大無比的大樹怔怔的出神,其他孩子不明白他在干什么,只是見他空茫著眼神,瘦小的身子一動不動的。只覺得害怕,站在一旁不敢靠近他。

    周軒轉身看了怯弱弱的弟弟妹妹一眼,勾起一抹安撫的笑容。他那時候想的最多的是如何走出這逼仄的環境,到陽光底下去。

    “軒哥哥?”

    “乖,自己到一邊玩。”周軒拍了拍一個弟弟的腦袋瓜子,又重新把視線放到樹上,高昂著頭,神情明明滅滅。

    可是靠著院長微薄的收入,他們的基本飲食還是抓襟見肘。不定時的餐飲以及不足的食物,為了照顧小一點的孩子,他總是常常餓著肚子,結果,就養成了今天嬌弱的胃。

    大概是因為一天沒吃東西了。周軒這樣想著,男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。

    “我今晚有宴會,不回來了。你醒了就起來弄點吃的,保姆做好了飯,放在冰箱里。”葉之淵扯著領帶站在鏡子前,遲遲沒有聽到周軒的回答,偏了偏頭,勾著似笑非笑的笑容看著他的背影。

    “那么困?”

    周軒這才懶洋洋的應了一句“嗯”。

    ……

    等到房間里又安靜了下來,他才把自己蒼白的小臉露了出來,嘴唇被咬得發白,額上滿是細細密密的冷汗。

    也不知過了過久,那緊緊抓著被單的手才放松下來,輕飄飄的擱到床上。

    隱忍的神情放松下來,他抹掉額上的汗,緩了好久,才裹上松垮的睡衣走了出去。弄了一杯熱牛奶,暖呼呼的直達腸胃。

    其實他也弄不明白,怎么就不明不白的和男人住在一起了。好像所有的事就莫名其妙的發生了,他還沒反應過來,就和男人一起生活了將近兩年。

    只是抬眼看了看周圍簡潔大方的環境,周軒窩在沙發里懶洋洋的喝著牛奶,突然十分的后悔。皺著眉頭糾結了好久,他眼里才閃過一抹算計的精光。

    “喂,葉之淵。”那邊有點吵,周軒不滿的撇了撇嘴,才聲音“虛弱”的繼續說道:“我好像發燒了。”

    “你能不能快點回來?”有意無意的把音調往上翹。

    那頭顯然是愣了一愣,有些不適應的皺著眉頭,半響才冷著聲音說道:“好。”

    其實他更想他們之間的關系是交往。共同生活兩年了,他們雖然會做些臉紅心跳的事,可是男人什么也沒說,他也不能自作多情吧?周軒這樣想著,放下杯子,不禁興奮得漲紅臉,抱著抱枕使勁的蹂躪。

    真生病時的脆弱他才不讓他知道嘞,只是騙他回來又是必要的。要不然……周軒冷哼了一聲,突然吃吃的笑了起來,露出了小狐貍般的狡猾。好久,才停了下來,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。

    哎呀呀,要怎么做才能假裝發燒?
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