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耽美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08 09:00:47

江山易改 連載中

江山易改

來源:作者:殼中有肉分類:耽美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《江山易改》是一部很好看的耽美小說,江山易改殼中有肉是小說作者,主角秦紹晟江易杉。這是一個渣受求復合的故事,他是一個愛慕虛榮的浮躁受,走投無路之際去投靠攻,知錯能改,秦紹晟和江易杉這對歡喜冤家能有一個好的結局嗎?冬,y-in歷年三十。A市區商業街寫字樓。“都是離職的人了,除夕這一天還在公司加班的滋味如何?”“沒感覺”衛峰調侃:“明年這時候你就是想來加班也沒機會了,多多珍惜吧。”秦紹晟失笑。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《江山易改》是一部很好看的耽美小說,江山易改殼中有肉是小說作者,主角秦紹晟江易杉。這是一個渣受求復合的故事,他是一個愛慕虛榮的浮躁受,走投無路之際去投靠攻,知錯能改,秦紹晟和江易杉這對歡喜冤家能有一個好的結局嗎?

    免費閱讀

    冬,y-in歷年三十。

    A市區商業街寫字樓。

    “都是離職的人了,除夕這一天還在公司加班的滋味如何?”

    “沒感覺”

    衛峰調侃:“明年這時候你就是想來加班也沒機會了,多多珍惜吧。”

    秦紹晟失笑。

    衛峰從筆筒里拿出一只造型奇特的簽字筆,稍稍一扭就發現暗藏在筆蓋中的小紙條:“咦?這只筆……有點奇怪啊。”衛峰邊打開紙條邊發出嘖嘖聲,神情做作。

    秦紹晟的視線從傳輸數據的屏幕界面移向衛峰。

    “哇!竟然是張藏起來的告白!我來念給你聽啊……”衛峰念的時候深情款款、語調低沉:“紹晟。我中意你,在我……”

    秦紹晟奪過筆和紙條:“是曾萍萍讓你這么做的?”

    衛峰哈哈大笑:“沒辦法,她一直微信s_ao擾我,說如果你沒看到筆里的紙條非要我把它打開當你面念出來。”

    秦紹晟把筆放進已經開始落灰的筆筒,紙條搓成團攥在手心。

    “我也是不忍心美人芳心被錯過嘛。”衛峰用胳膊戳了戳秦紹晟,“真不考慮?”

    眼看資料全部傳輸完畢,秦紹晟關了電腦:“走吧。回去了。”

    衛峰聳肩跟上。

    今天是除夕,辦公室里已經空無一人。倆人在檢查過公司電源和門窗全部關閉后鎖上大門。等電梯的過程中衛峰攬上秦紹晟的肩膀問:“幾點飛機?”

    “年后初七。”秦紹晟把紙條扔到保潔的垃圾車里。

    “你今年還不回去?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“以前是因為——”衛峰頓了一下,“你不是已經決定要接手家業了嗎?”

    秦紹晟說:“過年親戚多,年后回去清凈。”

    走出電梯間。家住本地的衛峰掏出手機瞅了眼信息:“我老頭喊我去超市買點胡蘿卜,他在家燉羊湯呢。要我說你今年干脆我家過年算了,還熱鬧。”

    “不了。謝謝。”秦紹晟又說,“我和你一起去,我也要買東西。”

    兩個大男人逛超市也不存在邊走邊逛還帶著比價,直奔主題買到了就去收銀臺付款。出來的時候趕上開始下雨。和衛峰道別后秦紹晟開車回租屋。

    今冬春節在二月中旬,立春已過,雨滴如綿軟細針又如渺渺輕煙。

    回去路上一路暢通,整個城市在短短幾天內沉寂下來。平日里資源緊張的小區車位此時都無人問津。將車停在樓下,秦紹晟打開后備箱提著兩袋子菜上樓,在門口掏鑰匙的時候才想起剛才似乎忘了鎖車門。他進屋把塑料袋隨手往鞋柜上一放就朝廚房走。

    視線還未全部抬起,先入眼是地上的灰色的拖鞋。

    穿拖鞋的人正站在燃氣灶前拿著飯勺不停攪拌鍋里的食物。大米的清香、r_ou_質的濃郁氣息和皮蛋特有的氨水味混合在一起產生奇妙的碰撞,變得令人口舌生津。

    “你回來了?”江易杉眉目溫順,嘴角上揚。秦紹晟站在原地定了定心神。

    江易杉蓋上鍋蓋關掉火:“皮蛋r_ou_粥燒好了,要嘗嘗嗎?”

    秦紹晟沒說話,他走到窗邊打開玻璃窗,對著樓下停的車按下車鎖,之后回到玄關把兩個塑料袋里的菜分門別類地整理。收好最后一盒蛋餃,秦紹晟關上冰箱。

    江易杉靠著冰箱看著他。室內暖氣太足了,他熱得臉頰微紅,他拿了瓶牛n_ai打開喝了一口,低溫液體滑進胃袋,胸口一片冰涼:“怎么不理我?”

    秦紹晟轉身出去。江易杉跟在他身后不緊不慢地說:“我以為我們分手第二年你就會換門鎖。”

    秦紹晟垂在腿側的右手握拳,他冷聲:“你走還是我走。”

    “今天除夕,不陪我吃最后一頓嗎?”江易杉垂下眼睛,睫毛抖動,“我燒好了年夜飯。”

    秦紹晟果斷朝著玄關走去。

    江易杉連忙說道:“我現在無路可去了。”在秦紹晟步伐放緩的時候江易杉又說:“不騙你,我連酒店開房的錢都沒。”

    江易杉太清楚秦紹晟的x_ing格了,易心軟、溫柔又包容。他不禁放輕了聲調:“再說這房子是你的,該走的人是我,吃完我就離開。”

    秦紹晟并沒有遮掩自己的厭惡,江易杉卻視若無睹。他見秦紹晟沒有出門的意愿后,輕快地走向廚房:“我繼續去燒菜,好多年沒做了,你愿意來幫我嗎?”

    回應他的是書房房門被關上的聲響。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