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奇幻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14 10:00:28

凰妃逆天:妖孽邪王靠邊站 連載中

凰妃逆天:妖孽邪王靠邊站

來源:作者:滄海成沙分類:奇幻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凰妃逆天:妖孽邪王靠邊站小說的主要人物是洛傾夜曦鬼方傾漠,是由作者滄海成沙傾情創作,又名重生凰后妖孽邪王難伺候。她是天宗下一任宗主,眾所周知的廢物,當清冷的眸子再次睜開,她已是現代頂尖殺手,翻手為云,覆手為雨。無法修煉,主位被奪走,那就讓你們看看什么叫天賦,曾經怯懦的廢物王者歸來,天下風云變。那黑衣人見狀,眼中殺意洶涌,腳下足尖一點整個人漂浮在了半空,而剛剛被無妄劈到的地方,呈現出一道一米深的溝壑,無數白骨碎裂,卻沒露出地下的泥土。“哼,敬酒不吃吃罰酒,給我上,把無妄奪過來!”漂浮在半空中的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凰妃逆天:妖孽邪王靠邊站小說的主要人物是洛傾夜曦鬼方傾漠,是由作者滄海成沙傾情創作,又名重生凰后妖孽邪王難伺候。她是天宗下一任宗主,眾所周知的廢物,當清冷的眸子再次睜開,她已是現代頂尖殺手,翻手為云,覆手為雨。無法修煉,主位被奪走,那就讓你們看看什么叫天賦,曾經怯懦的廢物王者歸來,天下風云變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那黑衣人見狀,眼中殺意洶涌,腳下足尖一點整個人漂浮在了半空,而剛剛被無妄劈到的地方,呈現出一道一米深的溝壑,無數白骨碎裂,卻沒露出地下的泥土。

    “哼,敬酒不吃吃罰酒,給我上,把無妄奪過來!”

    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衣人發下命令,地上的十幾個人,手握長劍作勢要朝洛傾沖過來。

    就在這時,她手中的無妄竟然在沒有外力觸犯和主人意識的控制下,整個劍身上閃爍出耀眼的幽青色靈光,光芒濃重晦暗,已經快要接近墨綠。

    那些一心想要殺了洛傾拿回無妄劍的人感覺到不對勁,然而為時已晚,只見方圓五里的亂葬崗開始產生異動,隱約間可以看到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從地下鉆出來。

    光芒奔涌的同時,一個十分虛空的身影落在地上,直接擋在洛傾面前。

    那虛影發出一陣清朗悠揚的聲音,空靈而縹緲,與這亂葬崗的陰森有著格格不入的詭異感,“給我殺了他們!”

    洛傾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虛影,無視那些從地下瘋狂鉆出來的腐尸,不確定的問道,“你······從劍里出來的?”

    “主人,我是無妄的劍魂,別害怕,我會保護你!”劍魂就擋在洛傾面前,雖然沒有實體,但維護的態度強硬到不行。

    “這些······”洛傾看著那些不斷從地下鉆上來的腐尸,如同喪尸一般瘋狂的朝著那群人撲殺過去,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,“都是你叫出來的。”

    “我本身就是鬼界圣劍,有召喚百鬼的能力,只不過現在只能控制這些腐尸,你放心,我不會讓這些人傷到你的。”

    洛傾聽著他有些幼稚的宣誓,唇邊漸漸勾起一抹淺笑。

    她抬眼一看,那群人正被無數的腐尸圍住脫身不得,心里知道憑借這些人的能耐,這些尸體是絕對困不住他們的,現在還是趕緊離開的好。

    漂浮在半空的黑衣人被眼前的變故驚的怔愣,沒想到,無妄劍塵封千年,剛剛解封就能召喚這些尸體。

    不愧是鬼兵之王!

    他抬頭一看洛傾要跑,腳下靈力涌動,眨眼間便沖了過去。

    尖銳的五指像鉤子一樣彎折著,眼看著就快要抓住洛傾,突然就在他身后竟然從地下竄起來一只腐尸,直接抱著他的腿把他拉了下去。

    他想要起來再追,然而更多的腐尸已經從地下鉆出來,把他團團圍住,根本看不到洛傾和劍魂的影子。

    黑衣人不甘的罵了一聲,只能認命去和這些腐尸周旋。

    “趁現在,我們快走,那些喪尸困不住他們多久。”

    洛傾抬腳就跑,扭頭看著旁邊的劍魂竟然用虛弱的靈體跟她一起跑著。

    “你還不回劍里,那群人八成是因為你解封的時候釋放出的陰煞之氣才追過來的,現在你還用靈體狀態跑,你是想讓整個臨城的人都追著我跑么!”

    劍魂被洛傾一頓劈頭蓋臉的數落一頓,訥訥的“哦”了一聲,而后化成一縷青光縮回了劍里。

    “以后你再出來記得找層皮,我現在特殊時期,連自己都保護不了,你自己得小心點。”

    眼看著距離亂葬崗越來越遠,洛傾這才稍稍減慢了步伐,臨近城門,人也多了很多,想來那些人就算再大膽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動手。

    臨城大街上,洛傾一邊走著一邊聽著劍魂的絮叨。

    “主人,我剛才也是一時情急,看到你有危險想要幫你,真的不是有意要暴露自己。”

    “是么,那當時我被那群士兵逮到鬼界的時候,怎么沒見你出來幫我?!”洛傾挑眉,冷凝著目光橫掃了手中的長劍一眼,那視線仿佛可以透過劍身直接落在劍魂上。

    “那······我出自鬼界,我不能用我的力量傷害鬼界族人啊。”無妄小聲嘟囔著,生怕洛傾真的生氣。

    劍魂這邊說著,洛傾突然豎起食指放在唇上,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。

    前面不遠處圍了一圈人,她走近一看,原來他們都在看城墻上貼的告示,內容她大致掃了一眼,似乎是尋人啟事。

    古代沒有那么發達的技術,丟孩子這種事多了去了,能夠張貼出來要么是大富大貴的府里,要么是在官府花了錢。

    這些本來也調不起洛傾的注意,轉身剛要走,突然聽到旁邊一個婦人慨然的嘆息,“唉······一個月里,這都第二十個了,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,又一個孩子沒了。”

    她扭頭看著旁邊的婦人,疑惑道,“夫人說,這是第二十個了,臨城內已經丟了這么多孩子了么?”

    那婦人看了洛傾一眼,對上她的目光后像是觸電了一般飛速轉頭,轉身一邊走嘴里一邊神經質似的不斷重復著,“不······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    告示旁邊有個不大不小的茶肆,站在棚子外面的老板看上去年齡不大,雙手戳在袍袖里,看著那婦人神經慌慌的樣子,索然無味道,“小丫頭,別理她,這是東街的一個瘋婆子,她自己的女兒也丟了,非說是被什么鬼怪抓去做祭品了,”那小老板說著,從袖口里掏出一只手,睨著那個瘋癲的背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,撇著嘴搖了搖頭,“傷心欲絕,這就出問題了。”

    “但是一個月丟二十個孩子,這確實有點多了。”

    洛傾思索了一會兒,覺得這件事不大對勁。

    ······

    那個茶肆的小老板沒看出洛傾的懷疑,點了點頭同意她的看法,又自顧道,“臨城大啊,丟的確實多了點,而且還是一水兒的九歲小女孩,奇怪是肯定奇怪,但是我們這些下面的人,哪里知道這么多啊。而且我聽說臨近的幾座城這個月也丟了不少孩子。”

    洛傾一聽,瞇了瞇眼,心中暗暗想著,這件事怕是不簡單。

    不過簡單不簡單的,她到也沒想管,畢竟她這次來是奔著玄宗來的,什么事都等到找到九頭青鸞再說。

    那個茶肆的小老板和她說了半天,索性她順便在那吃了個飯。

    還好她經歷了大風大浪,腰間的銀子還在,要不然真的是準備露宿街頭了。

    吃完飯,洛傾就收拾了一下繼續往城里走。

    眼看天都黑了,想要進去玄宗內部必須要從長計議,現在看來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,想想辦法了。

    到城里洛傾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棧先住下,回到房間,坐在床上根據記憶中的方式再次運行靈力。

    結果一樣,她的丹田里空空如也,確實什么都沒有。

    洛傾無奈的嘆了口氣,時也命也。

    前世她站在世界頂端,看到了一切的虛無與黑暗,重活一次,沒想到她也有這狼狽不堪的時候。

    或許是真的累了,她躺在床上不知不覺竟睡了過去,后半夜恍惚間聽到有人在喊。

    她立刻睜開眼,抬手握住無妄的劍柄謹慎的看了看四周,確定沒事后才稍稍放松。

    這時她才真切的聽到,剛剛那個聲音是從隔壁傳來了。

    洛傾起身,推門朝著旁邊一看,發現整個客棧都燈火通明的,而她隔壁房間的一個婦人被兩個伙計模樣的人攙扶著,哭的已經快要昏厥。

    “嗚嗚······我的女兒,我的女兒啊······求求你們,救救我女兒吧。”

    周圍被這動靜引來的不乏有樂善好施之士,一看那婦人如此可憐,趕緊開口問道,“夫人您別著急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 那婦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抬手指著大敞的窗戶,“嗚嗚”的哭道,“就在剛剛,我的房間里突然闖進來一個黑衣人,他······他搶走了我的女兒,求求你們,救救我女兒吧,她才九歲啊······”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