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仙俠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14 10:01:45

武俠之勇闖江湖 連載中

武俠之勇闖江湖

來源:作者:放歌須縱酒分類:仙俠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主角叫楊樂和西門琦的小說名字是《武俠之勇闖江湖》,這是由作者放歌須縱酒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仙俠小說,小說武俠之勇闖江湖全文講述了主角楊樂跪在地上,任憑師父雨點一般的竹板打下,看他會有怎樣的傳奇故事……正是開飯的時候,張方桌子上已經擺好飯菜。他剛剛準備端碗吃飯,家丁走進來說道:“老爺,外面有個您的佃農,說自己叫朱武,想要求見。”張方扒了一口飯夾了一口菜,咀嚼了好久才不耐煩地揮揮筷子道:“不見不見!”家丁拱身道:“老爺看他一臉著急,說不定是什么要緊的事,要不然您就賞他個臉見他一面吧,反正也耽誤不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主角叫楊樂和西門琦的小說名字是《武俠之勇闖江湖》,這是由作者放歌須縱酒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仙俠小說,小說武俠之勇闖江湖全文講述了主角楊樂跪在地上,任憑師父雨點一般的竹板打下,看他會有怎樣的傳奇故事……

    免費閱讀

    “咔咔——”銀色的閃電破空劈下,照亮了整個大地。狂風夾雜著暴雨似乎要把眼前的那個小茅屋吹塌。走進了隱隱聽到茅屋中隱隱傳來微弱的嬰兒啼哭聲。

    “他爹,這個孩子怎么辦?”屋中的女人對男人說。借著微弱的油燈,勉強看得出屋中的情景:茅屋漏水,雨水正從房頂滴滴答答滴落,讓人不禁想起這樣的詩句“床頭屋漏無干處,雨腳如麻未斷絕”而屋里只有一張土炕,炕上竟睡著五個孩子,雖然雨水把床單被褥都打濕了,但是孩子哪管那么多,一個個睡的安穩。桌上一盞油燈燃著星星火光,桌邊幾把長凳,男人女人各坐一張。兩人大都在二三十歲的年紀,男的皮膚粗糙胡子拉碴,女人一臉疲憊,幾縷頭發垂在額前,懷中還抱著一個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。兩人均是滿面愁容,眉頭緊縮。

    “咱們平日里起早貪黑,能養活這五個孩子已經非常不易,可是要是再加一個著實負擔不起……”男人嘆了口氣“要不是當年我輕浮浪蕩,整天就知道和狐朋狗友在一起賭錢喝酒早早揮霍光了家產,咱們今天也不會這樣。”男人一臉懊惱“那些人算什么朋友,平常有錢的時候圍在身旁,沒錢的時候就裝作不認得你,我真是有眼無珠,認識了這么一幫人!”說著他眼里閃爍著憤恨的光,“阿賢,這輩子還是你對我好,我年輕不懂事的時候老讓你傷心,落魄了你不拋棄我,我沒法給你過上好日子你也從來沒有過怨言,得妻如此,夫復何求?這輩子我最對不起你!”男人握住阿賢的手,淚光閃閃。

    “他爹,別老說這些過去的,眼前雖然困難,但是咱們在一起不也過得好好的嗎?”阿賢安慰道“當務之急是想想咱們的孩子怎么辦。”男人手掌托著腮,想了一會兒“要不然,就扔掉吧……”話音未落,阿賢搖了搖頭,聲音不大但是很堅定:“不行,這是我們的孩子,是一條命啊!”男人咬了咬嘴唇“阿賢,我也舍不得這個孩子,如果有能力養的話,我怎么會丟掉他呢?你看看現在,咱們喝的粥里沒有一粒米,吃的菜里沒有一滴油,咱們七個人都是勉強度日,再加上一張嘴還怎么受得了啊?”阿賢懷中的孩子哭聲變小漸漸睡去,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孩子,小模樣兒可真俊!臉蛋兒紅撲撲的,雙眼緊閉,睫毛長長的,小嘴微張,正“呼哧呼哧”地喘氣呢。她越看越愛,越看越心酸,越看越不想丟掉他,“他爹,你能不能去求求張老爺?咱們好歹也是他的佃戶呢……”男人點點頭,起身披上蓑衣,“我這就去。”

    泥濘的小路上男人正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著,方才在妻子面前他未敢表現得悲傷,他怕自己悲傷惹得妻子更加難過。現在一個人出門走在路上,是長吁短嘆愁眉不展。“孩子啊,爹不是不想要你,可是要了你家里人還怎么活呢?”看見前邊已經快到了地主張方的家,男人又想“孩子,能不能留,就看你的造化了……”胡思亂想之際,他已經到了張方家門前,他心“砰砰”地跳著,敲響了張方的家門。

    “吱呀——”門開了,一個家丁探出頭來“您是?”男人打個謙兒,拱手施禮道“小人是張老爺的佃農朱武,今天有事想求見張老爺,還望大哥給通稟一聲。”

    家丁看來的是窮人,心里十分同情,“你先在這兒等等,我馬上就去。”說著向家里跑去。

    正是開飯的時候,張方桌子上已經擺好飯菜。他剛剛準備端碗吃飯,家丁走進來說道:“老爺,外面有個您的佃農,說自己叫朱武,想要求見。”張方扒了一口飯夾了一口菜,咀嚼了好久才不耐煩地揮揮筷子道:“不見不見!”家丁拱身道:“老爺看他一臉著急,說不定是什么要緊的事,要不然您就賞他個臉見他一面吧,反正也耽誤不了您一盞茶的時間。”

    張方又揮揮筷子“那就讓他進來吧,讓他把自己的鞋上腳上弄干凈,別臟了我的地板!”家丁忙連連作揖,“老爺真是天大的好人,阿彌陀佛,太上老君知道您這樣寬厚仁慈一定會保佑您的!”張方笑道:“這個是自然。”

    家丁領著朱武進了張方的家,一路上朱武千恩萬謝,家丁說道:“都是窮苦人家,幫幫忙這不是應該的嘛。”說著到了大廳。朱武抬頭正看見張方。張方身材臃腫,肥頭大耳。頭發胡子稀稀拉拉,兩個眼袋就像貼上去的兩片豬腰子。腮下一顆黑痣,痣上長著幾根毛。他正在吃飯,手里端著雪白的米飯,桌上擺著燒雞蒸魚和各式各樣的菜,朱武肚中沒有本來就餓,看見這些餓得更加厲害了,他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飯菜,一個勁咽口水。

    “老爺,朱武帶到了。”家丁施了個禮,站到一旁。朱武跪下磕了三個頭,“小人朱武,給張老爺請安!”張方依舊吃了口飯菜,好久才說話:“你來干什么啊?”他眼睛看著桌上的菜肴,眼皮抬也不抬。“小人知道老爺平時為人寬厚仁慈,樂善好施,平日里積德行善造福鄉里大家都歷歷在目有口皆碑,十里八鄉都傳頌老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善人呢!說起老爺,人人都豎大拇指說是一等一的好人!”聽朱武這么一夸,張方高興了,抬起頭來樂得合不攏嘴。“恩恩,你說的這些本老爺都知道,上天有好生之德嘛,做些善事積積德,總好過不做好事下地獄的好!”

    朱武聽到張方這么說,心里覺得有了一絲希望,暗暗歡喜。他接著說道:“小人家里最近添了一口子人,本來就缺衣少糧,現在是更加捉襟見肘,小人聽聞老爺您好積德行善,是十里八鄉都稱道的大好人,所以小人特來拜見老爺,想想老爺借一點糧錢,不知老爺……手頭是否寬裕?”

    本來張方一臉高興,可是一聽到朱武要借錢笑容瞬間就沒了。他爸碗“砰”地一放,“既然鄉親們都說我樂善好施,我肯定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。可老爺我不是不幫你啊,最近老爺也是手頭緊巴,周轉不濟。我十分想幫你,只可惜有心無力啊!你說是不是啊王德?”轉頭問那個家丁。“這個……”王德支支吾吾,偷偷瞄了張方一眼,張方嚴喝一聲:“嗯?是不是!”王德趕緊跪下磕頭說:“是!是!是!老爺最近手頭緊!”張方一臉無奈的表情,“朱武啊,你也看見了,真的不是本老爺不想幫你!”朱武心里暗恨:“你大魚大肉地吃著,還跟我裝窮!”但是還是又磕了三個頭,“老爺求您再想想辦法吧!要是沒糧食吃,那個孩子只能扔掉等死啊!求求您發發善心吧!”

    “孩子哪有一生下來就吃糧食的?不都是吃奶嗎?難不成你是成心來詐我的?”張方冷笑一聲,“跟我耍心眼,你還差得遠呢!”

    “小人哪兒敢和老爺您耍心眼呢?”朱武“砰砰砰”又是幾個響頭,“小人家里吃不飽,妻子奶水不足無法喂養孩子,小人縱有天大的膽子又怎么敢欺騙老爺您呢?老爺您就是我們的再造父母啊!”朱武一句接一句,一個勁地夸張方,可張方還是不為所動,搖了搖頭“早說過了,我手頭真的緊巴啊!你看我也有一大家人要養活,什么家丁丫鬟老婆小妾都要吃穿住用的啊!我借給你錢糧,我吃什么穿什么?你也體諒體諒我的不容易,回去吧!”

    “老爺,難道您就忍心看著一個剛生下來的孩子活生生地餓死嗎?”朱武還想說,可張芳已經不耐煩了,一拍桌子大喝道“怎么,都說過沒錢了你還不聽?你的孩子又不是我孩子,就算餓死了又怎樣?養活不起就別生那么多,生下來養活不起就扔了!本老爺菩薩心腸難道就要幫你養活孩子?要是人人生了孩子都要本老爺救濟幫忙,那本老爺還怎么過活?今天本老爺心情好,然你一條狗命。快給我滾!別在眼前煩我!”說罷“哼!”的一聲進了里屋。

    “老……”本來朱武還想說,可是王德過來拉住了他“兄弟,算啦!他不會幫你的。一會兒真的讓他生氣了你可真吃不了兜著走!”朱武嘆了口氣“唉,人心都是肉長的,他怎么這么鐵石心腸呢?”王德把他扶起來,“地主只管自己收租放債,誰還會管窮人的死活呢?”

    兩人一邊往外走兩人一邊說話,王德問朱武家里的情況,“我和我老婆還有五個孩子勉強度日,現在又來了一個小的,哪兒還有吃的用的養活他呢……”一邊說朱武表情呆滯,雙眼里盡是悲傷,“我那可憐的兒啊!”說著鼻子一酸,眼淚掉了下來。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