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仙俠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14 10:01:48

喋血金丹 連載中

喋血金丹

來源:作者:麻雀分類:仙俠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主角叫陳玉蟾的小說名字是《喋血金丹》,這是由作者麻雀所著的一部超級精彩的仙俠小說,小說喋血金丹全文講述了主角陳玉蟾是元朝道教真人陳致虛的后人,他憑借一本殘缺的《金丹大要》而開始他的傳奇人生,看他會有怎樣的奇詭經歷……陳玉蟾笑道:“這可是我爸傳給我的,想學的話,先教會我鳧水,不然免談。”小胖子向遠方看了看道:“你不怕你爸看見你進水里啊?”陳玉蟾道:“我爸?這會兒他肯定在忙著燒他的爐子呢!上哪兒會來這兒,只要你不說我不說,他肯定是不知道!”小胖子點了點頭,揮下手道:“要學鳧水就先到這淺的地方,來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主角叫陳玉蟾的小說名字是《喋血金丹》,這是由作者麻雀所著的一部超級精彩的仙俠小說,小說喋血金丹全文講述了主角陳玉蟾是元朝道教真人陳致虛的后人,他憑借一本殘缺的《金丹大要》而開始他的傳奇人生,看他會有怎樣的奇詭經歷……

    免費閱讀

    六月的天氣熱的驚人,河道兩邊的柳樹都無精打采的晃動著枝葉,連知了的叫聲都顯得有些有氣無力,河道上游是一個水閘,此時一群十五六歲小孩正在水閘邊上用自家結的網兜堵魚,這炙熱的陽光把一個個小孩曬的背脊黑黝黝的,好像是一個個泥孩一樣。

    這河水以前是清澈見底,但近些年由于工業污染水質漸漸的變了些模樣,里面雖然能抓的到魚蝦,但是也沒有人愿意去吃,只有這些個孩子抓個不亦樂乎。

    陳玉蟾正蹲坐在河邊上,一手拖住下巴,眼睛不停的向遠方的水閘張望,另外一只手里拿著一枝小小的柳枝,不停的抽打著面前的河水。一片片的水花蕩起,更遠出的河面上出現無數個小小的漣漪。

    他臉上露出一絲絲的渴望,但他望了望不遠處,忽然又嘆了一口氣,繼續狠狠的抽打著水面。

    遠處一個正撅著屁股在石頭縫中摸索的胖小子忽然大叫一聲,連蹦帶跳的爬上岸來,手臂不住的抖動,陳玉蟾眼睛猛然一亮,扔掉手中的柳枝,起身跑了過去,一把抓住那小胖子的手,一個小小的螃蟹正緊緊的夾在胖乎乎的小拇指上。

    “小胖,你完蛋了,你看,這叫星星出全螃蟹,這下子,不到晚上星星全出來,這螃蟹是不會松開的!”陳玉蟾胡掰道。

    這個叫小胖子忽然驚慌起來,“陳蛤蟆,你都沒有下過水,你怎么知道不到星星全出來這螃蟹不松開啊!”

    陳玉蟾眉宇間微微露出一點的厭惡,但只是一霎那就消失的無影無蹤,“給你說過不要給我起外號,玉蟾是天上的月亮,不是蛤蟆!還有這螃蟹的事情可是我爸說的。”

    小胖子搗蒜似的點頭,但是聽到這螃蟹的事情陳玉蟾家老頭子說的,臉上一陣的沮喪。“那完蛋了……”小胖子一邊狠狠的捏住被螃蟹夾住的手指一邊道:“陳月亮,那你爸有沒有說什么有什么方法把這螃蟹去掉啊?”

    陳玉蟾稍微沉吟了一下,忽然喜上眉梢的道:“有了,我記得我爹說過,用……”說道這里他故意的停住話語。

    這小胖子正一邊狠狠的捏住小拇指減輕疼痛,一邊豎起耳朵仔細的聽,可這陳玉蟾卻是說到正當緊的地方便不在說話了。

    “小胖,我這方法可不能白給你說了,你看……”

    “哎喲……我的哥哥唉,你說,你要什么,就是要了我拿把木頭做的槍我都給你!”小胖子說完這話臉上卻是一陣抽動,也不知道是手疼還是心疼。

    當時正是小兵張嘎這電影熱映的時候,電視上隔三差五的就播放一遍,小胖子爸爸是木匠,卻是給小胖子做了一把逼真的木槍,可羨慕壞了陳玉蟾,但平時這胖子極其珍貴,別人摸上一下都不行,想來是這會兒手疼的受不了,連心愛的木槍都能割舍了。

    陳玉蟾微微一愣,眼睛往河中看了兩眼,又往遠處水閘哪里看了兩眼,再想想木槍,一時間難以取舍。

    “哎吆……哥哥唉你快說啊,你看我這小拇指都流血了……”

    陳玉蟾看了看小胖子小拇指上正在打秋千的螃蟹狠了狠心道:“這樣,我不要你的木槍,奪別人心愛之物可不是我的作風。恩,你教我到河里鳧水吧!但是千萬別給我爸說!”

    這小胖一聽說不要自己的木槍,什么都答應了下來,“放心,不就是教你鳧水嗎?一會兒就讓你學會,要是我給你爸說了,我以后進水就被螃蟹夾住。”

    陳玉蟾一看自己的計策成功,他裝模做樣的對這螃蟹作了個揖,讓小胖子閉上眼睛,口中喃喃胡亂念了幾句,手指輕輕的在螃蟹背上彈上兩下,這螃蟹果然是鉗子一松,掉落在河邊上滾了兩滾,就進到了河里了。

    “好了,小胖,快帶我去鳧水吧!”

    小胖子睜開眼睛,看了看小拇指上的痕跡,又四下看了看道:“你剛才念的是什么啊?怎么一念這螃蟹沒有了?”

    陳玉蟾笑道:“這可是我爸傳給我的,想學的話,先教會我鳧水,不然免談。”

    小胖子向遠方看了看道:“你不怕你爸看見你進水里啊?”

    陳玉蟾道:“我爸?這會兒他肯定在忙著燒他的爐子呢!上哪兒會來這兒,只要你不說我不說,他肯定是不知道!”

    小胖子點了點頭,揮下手道:“要學鳧水就先到這淺的地方,來來來,我教你狗刨……”

    陳玉蟾長這么大,卻是第一次下水,心中不免有些膽怯,往河中走了兩步,忽然腿上好像撞到一個什么東西。這東西卻是和自己的腿一觸即開,陳玉蟾嚇的驚叫一聲,嘩啦嘩啦的蹚著河水,飛快的向岸上跑去。

    小胖子轉身疑惑的道:“蛤蟆,怎么了?”

    “這水里有東西,剛才碰到我的腿了!”

    “嗨……這水里到處都是小魚,肯定是小魚游動撞到你腿上了!快點下來,在岸上你膽兒挺大的,怎么一到水里你就跟隔壁的三丫一樣,磨磨唧唧的!”小胖子撩了一把齊腰的河水洗了洗臉道。

    陳玉蟾最聽不得別人激自己,聽小胖這么一說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又向這河水中走去……

    這河不遠處一個黃土堆上,一個帶著墨鏡的中年人牽著一個和陳玉蟾年紀相仿的小姑娘,仿佛在說這什么,手卻是指向陳玉蟾和小胖子。

    陳國華正汗流浹背的端坐在一個巨大的爐子面前,這爐子倒是很普通,好像一個煎藥的砂鍋,只是大了許多,爐子下面堆滿了木材,一陣經久不息的嗶嗶啵啵的聲音在這房間里面回蕩。

    只見他抹了一把汗水,雙手合十,對著那大爐子口中念道:“意為即為,意止即止,求丹取鉛,心意迎之,收火入鼎,以意送之,烹煉沐浴,以意守之,溫養脫化,以意成之……”

    最后一個字尾音剛剛消失在他口中,這丹爐一陣的晃動,好像是這丹爐之中有什么活物要沖出來一樣,陳國華兩眼露出激動的神色,但這一絲激動轉眼便被他深深的隱藏在心底,他顫抖的用那雙粗糙的大手在這滾熱的丹爐上摸了兩摸。

    “等待多少年,家族中多少人因為這個丟了性命,這金丹終于要練成了!”

    這丹爐搖晃了一陣就慢慢的減輕的了搖晃的幅度,陳國華眼睛不敢有一絲的離開,死死的盯住這丹爐,生怕眼睛挪開一會兒,這丹爐再有什么變動。

    一滴滴的汗水從陳國華的下顎快速滴落,在屋內土質地板上砸起一個一個黑色的小坑。忽然窗外傳來一聲呼喚,“大哥,大哥,你快出來看看玉蟾的腿!”

    陳國華卻仿佛是沒有聽見這呼喚聲一樣,還是動也不動的盯著面前的丹爐,手上的干柴被他習慣性的又加了幾塊,一蓬火星帶著黑煙隨著火星往上竄去,一直飛到被煙熏的漆黑的梁上。

    外邊又是幾聲急切的呼喚,陳國華聰耳不聞,帶上一雙厚厚的棉布手套,用力的搬開爐子的蓋子,這爐子蓋子分量絕對不輕,只見王國華的額頭上手臂上的青筋都高高鼓起,好似一條條在游動的蚯蚓。

    一股白煙從這爐子中冒起,一股刺鼻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漫,陳國華顧不得其他,他咳嗽了兩下,趁散白煙的機會抓起早就預備好的水桶,用水把爐子下面還在燃燒的火焰熄滅。

    沒等這白散盡,陳國華便伸頭向這丹爐內望去,只見這丹爐底部閃著一股朦朧的光暈,陳國華一見這光暈頓時喜出望外,“祖宗保佑啊!今日我終于成功了!”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