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仙俠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14 10:01:51

鎮天圣祖 連載中

鎮天圣祖

來源:作者:思緒飛揚分類:仙俠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《鎮天圣祖》是一部仙俠類型小說,為網絡作者思緒飛揚所寫,主人公王玨。千年來,玄天大陸沒有成功飛升之人,渡劫者全部身死道消,凡是渡劫失敗者,無不化作一道血線,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牽引而走,從而成為了一個千古之謎,王玨意外降臨玄天大陸,決心揭開這個讓無數修者談之色變的千古之謎。王玨心里很是郁悶,本來愉快的到這里來洗澡,沒想到碰上了一顆破獠牙,而更讓他郁悶的是,這顆牙竟然讓自己死了算了。“你算什么東西,我死不死的,還用不到你來管,也罷!我不活了,讓你這顆破牙這么侮辱我,我也沒臉再活著了。”王玨貌似下定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《鎮天圣祖》是一部仙俠類型小說,為網絡作者思緒飛揚所寫,主人公王玨。千年來,玄天大陸沒有成功飛升之人,渡劫者全部身死道消,凡是渡劫失敗者,無不化作一道血線,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牽引而走,從而成為了一個千古之謎,王玨意外降臨玄天大陸,決心揭開這個讓無數修者談之色變的千古之謎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王玨實在是等不及了,身體向上一躍,姿勢十分優美的躍進了溫泉里。

    董浩雖然沒有下去,卻是站在溫泉不遠之處盯著王玨的一舉一動,看見他這一套標準的跳水姿勢,也不由得嘖嘖贊嘆起來。

    “看來小家伙真是沒有吹噓,就這動作,實在是太標準了,不過,我也不能大意,這孩子還太小,別再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  董浩選了臨近溫泉的一塊平整的石頭,盤膝坐了下來,周圍雖然水霧彌漫,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,但這卻阻擋不住董浩的視線,周圍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,他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一股危險的氣息傳進了董浩的心神,盤坐的身子當即站起來,眼神緊盯著危險氣息傳來的方向。

    不多時,一條長達兩丈的巨大鱷魚爬伏過來,這條鱷魚沒有理會董浩,而是直接朝著溫泉爬了過去。

    “還真是擔心什么就來什么,這條鱷魚想必也喜歡洗溫泉,我以前也來過多次,怎么就沒看見呢!管它呢!王玨在里面洗澡,絕不能讓它進去,必須宰了它。”

    董浩嘀咕著,身下卻是不敢怠慢,一步躍下了石頭,飛身朝著鱷魚撲了過去。

    身側突然傳來了危險的警兆,這條鱷魚頓時停下了龐大的身軀,扭頭向董浩這邊看過來,一抬頭的功夫,董浩已經到了頭頂。

    這不過是一條四階妖獸,比五階老虎弱了不少,在董浩眼里根本就不算威脅,所以,直接凌空一拳朝著鱷魚頭轟擊過去。

    這頭鱷魚的大嘴張開,露出兩排尖利的獠牙,血腥之氣頓時撲面而來,直奔董浩的手臂咬去。

    董浩身體在半空急速反轉,立馬變成了雙腿在前,兩條腿成剪刀之勢,直奔鱷魚的腦袋猛踹了過去。

    砰的一聲,一只腳狠狠地蹬在鱷魚的下巴上,這條大鱷魚頓時仰起來,腹部整個暴露在董浩身前。

    與此同時,董浩的另一條腿迅速彈射出去,瞬間踹在鱷魚的同一處位置,兩腿作用在一點,這條鱷魚的腦袋當即碎裂,長達兩丈的尸體仰面摔倒在地上。

    董浩在跟鱷魚打斗的時候,王玨正在溫泉里不亦樂乎的游來蕩去,小腦袋一會兒浮出水面,一會兒沉入到水面下,如同一條游魚般靈活自如。

    “我為什么丟失了很多記憶,又是為什么到了臨海森林?我的家在什么地方?”

    一邊在溫泉里游泳,王玨還在考慮著心事,可是,一旦想要回憶某些記憶時,腦海中便傳來頭疼欲裂之感,迫使他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。

    “先不想這些,眼下還是先把身上洗干凈再說,其他的以后慢慢想辦法。”

    王玨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恢復記憶這件事做不到,他絕對不會在這上面耽誤時間。

    在溫泉里來回幾次游蕩,身上的污垢全都不見了,傷口處結的痂也都掉了,身上再也不見了一處傷口。

    此時的王玨,全身不沾染一點塵埃,身體晶瑩潔白,剔透光潤,仿佛美玉雕琢的一般。

    “董大叔說這溫泉很深,就是不知道有多深,記憶中,我家也有一處溫泉,足有五百丈深,看看這里是不是比我家的溫泉還深。”

    洗干凈了身體的王玨,頓時玩兒心大起,現在也不管董浩等的是不是著急了,腦袋直接露出水面,深深的換了一口氣,一頭潛入深水中。

    讓王玨很失望的是,片刻后,他就沉到了水底,雙腳踩在水底,低頭向腳下看了過去。

    “我估計這溫泉不過十丈深,還是太淺了,不過這水底的地面還是很平整,好像是一整塊的青石鋪成,好似人工建造的一般。”

    一個不到十二歲的孩子潛水到十丈深,如果這件事傳出去,肯定會引起不小的轟動,特別是王玨這樣的、沒有一點修為在身。

    但王玨心里有底,在他的記憶中,他身體有著二十七條隱藏的經脈,在他家鄉那里叫做隱脈,他這種資質,天地間絕無僅有,別無分號。

    在他的記憶中,還知道自己是九星圣體的變異體質,如今在他的眉心就潛藏著一顆六芒星,這說明他的頭部已經達到了圣體的標準。

    他記得家族長輩跟他反復強調,自己的秘密在任何時候不能提及,特別是對陌生人,更要守口如瓶,說白了就是:打死也不說。

    在溫泉底部走了一圈,覺得實在是索然無味,便打算快點上去,這時候,他才擔心那位董大叔千萬別等的著急了。

    正要點腳向上面沖去,這時一低頭才發現,腳下不遠處有一件東西,正不斷的散發出一陣陣微弱的光芒,好奇心驅使他不由得彎腰撿了起來。

    此物如野獸的牙齒一般,粗的一頭兒很平整,另一頭兒卻是十分尖利,整個看去潔白如玉,說是白的超過了白玉也不算夸張。

    在這件東西平整的一端,穿了一個小孔,小孔上拴著一根不知何物制成的細繩,攤開手掌,王玨仔細打量著這件類似掛墜一般的東西。

    “這好像一件吊墜,這顆牙齒倒是很白,潤澤細膩,無瑕無垢,材質不錯,只是掛在脖子上不怎么好看。”

    王玨正在自言自語著,這件吊墜突然散發出一道炫目的光芒,王玨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,等他再次睜開眼時,手中的吊墜不見了蹤影。

    “吊墜怎么不見了?我分明拿在掌中,怎么就無緣無故的不見了呢!”

    王玨心里正在納悶,突然察覺到胸前傳來一陣火一般的灼熱之感,這感覺只是一瞬便消失,使得王玨不自覺的低頭看向胸前。

    “這分明是那件吊墜的圖案,何時到了我身上?難道這是一件寶貝,主動認我為主了?”

    王玨嘴里嘀咕著,他并沒有害怕,也沒有覺得奇怪,如果真是這件吊墜到了自己身上,就算再怎么害怕和恐懼也于事無補。

    伸手朝著吊墜的圖案摸了摸,依然是光滑如白玉般的皮膚,并沒有任何凸起之處,這只是一個牙齒一般的吊墜圖案。

    “你如果真是認我為主,那就要聽我的話,我讓你干什么就干什么,如果敢不聽,我就用刀子把你剜下去。”

    王玨這不是說笑,他可是真敢這么做,而且馬上就付諸于行動,說完后,拿出了一把短劍,朝著胸前比劃了一下兒。

    這把短劍就是他剛醒來時,用來切割那塊肉時的那一把,這次隨著董浩出來,他就隨手帶了出來,放在狼皮坎肩旁邊的衣兜里。

    拿著短劍這么一比劃,吊墜之處頓時再次傳來灼熱之感,而且還是和上次一樣,瞬間的功夫就消失了。

    “哦!看這樣子你是同意了,你既然愿意聽我的話,那你現在就給我出來。”

    王玨剛說完,胸前的圖案一陣蠕動,吊墜瞬間出現在胸前,吊墜上的細繩在脖子上掛著。

    王玨手疾眼快,迅速探出手,一把抓住了吊墜,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使勁向下拽這個吊墜。

    “就算你要認我為主,也不能隨便掛在我的脖子上,想知道為什么嗎?你太丑了!”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