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仙俠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5-14 10:01:58

九流仙尊 連載中

九流仙尊

來源:作者:問天書生分類:仙俠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九流仙尊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仙俠小說,作者是問天書生,這是一部超級精彩的仙俠小說,小說九流仙尊全文講述了主角江立本是騙過了整個天下的偽善盟主,當他意外重生成為漳州韓家的那個廢物少年,看他會如何從頭再來,去踏上漫漫修仙之路,成為一代傳奇……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九流仙尊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仙俠小說,作者是問天書生,這是一部超級精彩的仙俠小說,小說九流仙尊全文講述了主角江立本是騙過了整個天下的偽善盟主,當他意外重生成為漳州韓家的那個廢物少年,看他會如何從頭再來,去踏上漫漫修仙之路,成為一代傳奇……

    免費閱讀

    “二少爺來了,你們這些人趕緊閃開!”

    一處寬闊的院落中,幾個少年擁在一起走了過來,其中一人高聲喊道。

    在走廊行走的仆人們急忙低頭退下,恭敬的彎腰等著這些少年走過。

    “喂,你!”

    一人突然發現還有一個穿著棕色長衫的下人站在離他不遠的角落里,正在默默的掃地,立刻出聲呵斥:

    “還站在那里干什么?”

    他說的是一個長相普通的少年,看上去平平無奇,旁人望上一眼恐怕就會立刻忘記,再加上那一身不起眼的長衫,幾乎和家中的尋常小廝無異。

    待到看清了他的臉,呵斥那人的臉色卻是一滯。

    過了片刻,臉上露出悻悻之色,把想要抓他肩膀的手收了回去。

    這時眾人都看到了那個少年,臉上均浮出鄙夷的神色。

    只聽一個人用嘲弄的語氣說道:

    “就算是被收養的,好歹有一個韓家直系子弟的身份,竟然學那些家丁掃地?真是丟我們韓府的人!”

    另一人冷笑著道:

    “不過是一個領養來的流浪兒,在剛進府時倒是挺風光,第一次修煉就突破了煉皮境,家主和長老們還特地夸了他一番,說他是不亞于大少爺的天才。結果過了這么久,現在還是煉皮境二重天。不亞于大少爺的天才?我呸!”

    雖然這么說,這些人卻不敢動手,一人在那里不耐煩的大聲喊道:“喂,江立,二少爺馬上就來了,還不趕緊讓路?”

    叫江立的少年依舊在那里默默的掃著地,似乎眾人說的不是他一般。

    “噓,二少爺到了!”

    這時只見數人從院子后面走來,在中心位置的是一個全身白衣,風度翩翩的年輕公子,看上去約有十五六歲,長得唇紅齒白,相貌十分英俊;在眾人的擁戴下,隱隱露出一絲傲然之色。

    “嗯?”

    在走過長廊時,那位年輕公子突然停下了腳步。

    他也看到了正在掃地的江立。

    白衣公子還未吭聲,只聽一人低聲道:“二少爺,看他作甚?還是早點去赴張家少爺的晚宴為妙。”

    旁邊的眾人跟著點頭稱是。

    “是啊,二少爺,我們趕緊去赴宴吧。”

    提到了張家晚上的大宴,這些人一個個臉上露出興奮之色,好像被這張家請去是多大的光榮一般。

    白衣公子卻冷哼了一聲:

    “江立乃是家主親自收下的義孫,同時也是我的五弟,你們就這么看著他在那里掃地,也沒人上去幫一把?”

    “這……”

    眾人面面相覷。

    掃地可是下人干的活,誰知道這家伙吃錯了什么藥,難道自己這些人真去幫他掃地不成?

    看到他臉色不虞,少年們站在那里大氣都不敢出一口,有些膽小的甚至已經準備去拿掃帚了。

    “啪!”

    卻見白衣公子用手中折扇敲了說話的少年腦袋一記,說道:

    “那張家的宴會難道就這么值得興奮嗎?瞧瞧你們那沒出息的樣子,一個個哪有韓家子弟的模樣?也不怕丟咱們韓府的人!”

    這一扇子敲下去,熟知他脾氣的眾人立時知道他剛才那句是笑話,凍結了片刻的場面又嘻嘻哈哈起來。

    其中一個人涎著臉說道:

    “二少爺,這也怪不得我們,張府今天大排筵宴,全漳州也只邀請了幾名少年俊杰,其中就有您這位年紀輕輕便達到了煉血境界的大高手,咱們這些人跟著沾了您的光,不是感到與有榮焉嗎?”

    “就是就是,也就咱們韓府能被張家那些眼睛長到天上的家伙邀請,換一戶人家,恐怕連那扇大門都進不去!”

    “好了,都給我閉上嘴,一個個聒噪的很。”

    聽到這些恭維,白衣公子透出一絲得色,張口呵斥道。

    “張家雖是豪門大戶,但是咱們韓家也不差了他們什么,受到邀請是理所當然,又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

    “走吧,讓別人等候太久也不是君子之道。”

    唰的一聲打開折扇,仿佛已經忘記了那位五弟,白衣公子瀟灑的走向府門,后面眾人急忙跟上。

    在走廊的那個角落中,叫江立的棕衫少年依舊默默的掃著地上的塵土,似乎這邊發生的事和他完全無關。

    實際上,那些人的對話都一字不漏的進入了他的耳中。

    韓家的二公子,韓浩古。為人傲慢自大,脾氣陰冷,言行謹慎,修為還算不弱,年輕時便有了一些城府。

    這些情況,果然和夢中見過的那些絲毫不差。

    他停下了掃帚,看著自己的手,這是一只少年稍顯稚嫩的手。

    雖然時間已經過了數月,他直到現在還是沒有實感,難道數月前做的那個長長的夢,全都是真實的?

    這時他耳朵一動,似乎聽到了什么動靜,繼續掃起地來。

    過了約半柱香的時間,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:

    “五少爺,老仆一直弄不明白,咱們韓府中仆役何其眾多,為何你卻要天天堅持在這里親自打掃?”

    不知道什么時候,一個穿著藍色大褂的老人在不遠的地方出聲問道。

    江立不動聲色的停下了手,似乎才剛剛發現他的到來,轉身向他行禮道:

    “沅叔,您老怎么來了。”

    “老仆可不敢當此稱呼,雖然沒有改姓,但現在你已是韓府的少爺,怎么可以對老仆這一介下人如此拘禮?”

    看到他的態度如往常般尊重,被叫作沅叔的老人眼中露出一絲欣賞之色,但是很快便隱去了。

    “小子原本只是街邊的一名流浪兒。”

    江立恭敬的說道:

    “雖然三年前僥幸救了主母和小姐,當時也只是靠著運氣罷了,實在不敢當此稱呼。”

    說完他看著老人的眼睛:

    “何況全府上下無一不知沅叔乃是服侍過上一任家主的元老,身居韓府的大管家之職,又有誰敢拿下人之禮相待?小子也只是和旁人一樣行事罷了。”

    “呵呵……”

    沅老管家不置可否的笑了兩聲,頗有興味的看著他,道:

    “五少爺,你還沒有回答老仆的問題。”

    “咱們韓家仆役成群,別說你是家主的義孫,就是平常的分家弟子也有專人照料雜務,怕的就是修煉分心……”

    說著他看向江立手中的掃帚,撫摸著下巴上的胡須:

    “怎么五少爺你停在煉皮境界一年有余,看上去反倒依舊悠閑自在……別誤會,老仆絕不是諷刺你不思上進,而是覺得五少爺這么聰慧的人,這么做肯定有什么自己的道理罷了。”

    ——來了。

    江立在心中暗道。

    那個夢境中,沅叔始終對韓家忠心耿耿,即使是數年后韓家遭遇大難,他也是義無反顧的拼死保全了韓家的骨血。

    身為府中的大管家,自然為人精明無比,尋常人物即使有心隱藏什么,也會被他瞬間看破。

    但是江立卻并不是尋常人,當下平靜的答道:

    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?”

    沅老管家摸著胡子的手滯了一下。

    這句話,乍一聽雖然簡單明了,甚至有一些粗鄙;但細細品來卻是意境深遠,讓人不由得琢磨起其中的深意來。

    只見他沉默了片刻,突然哈哈大笑道:

    “好……好一個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。”

    江立平靜的站在那里,說道:

    “小子進了韓府后,讀了一些書,因此明白了一些道理,這句話只是自己的一些淺薄見識,讓老管家見笑了。”

    “呵呵,五少爺過謙了。”

    老管家笑道,然后又問:

    “今日張府大宴,邀請的也有你和大少爺,大少爺一貫不參加這種聚會,加上外出多日,倒也罷了;五少爺又是為何不去?”

    “剛才沅叔也說了,小子已經一年多沒有突破。”

    江立不卑不亢的答道:

    “正是因為如此,小子這些日子決定刻苦修煉,所以才不愿因為俗事分心。”

    這個回答可以說合情合理,相信即使是老管家也找不出什么破綻。重生之后,他明白了很多事情,甚至包括初次修煉修為增長突然停滯的緣由。

    但是,他卻并不愿現在就講出來。

    因為即使講了也沒用,自己幾個月前才做了那場“夢”,到了現在,相關的證據恐怕早就被毀掉了。

    “沅老管家,五少爺,家主找你們過去。”

    就在二人對話之時,一個下人急匆匆的跑到院中,沖著二人施禮道。

    “哦?”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