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靈異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6-04 17:33:25

我當道士那些年 完本

我當道士那些年

來源:作者:仐三分類:靈異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我當道士那些年是作家仐三所著的一本很經典的靈異小說,文章的情節銜接緊密,文章故事連貫,小說內容完整豐富,場景描述細致,全書主要講述自一出生,主人公就被“百鬼纏身”,冥冥中注定他要做道士。 冤魂,厲鬼,蛇靈,餓鬼墓……此乃區區小事。 苗疆、神秘的川地南部、當地流傳甚廣卻閉口不言的“老村長”傳說? 道術玄學山、醫、命、卜、相依次掀開神秘面紗…… 道家源流傳承千年,未必一切只是傳說,我當道士那些年,為您揭開一個神秘未知的道家世界!我是四川人,1967年冬,出生在川西南一個貧窮的小村里,我具體的生辰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我當道士那些年是作家仐三所著的一本很經典的靈異小說,文章的情節銜接緊密,文章故事連貫,小說內容完整豐富,場景描述細致,全書主要講述自一出生,主人公就被“百鬼纏身”,冥冥中注定他要做道士。冤魂,厲鬼,蛇靈,餓鬼墓……此乃區區小事。苗疆、神秘的川地南部、當地流傳甚廣卻閉口不言的“老村長”傳說?道術玄學山、醫、命、卜、相依次掀開神秘面紗……道家源流傳承千年,未必一切只是傳說,我當道士那些年,為您揭開一個神秘未知的道家世界!

    免費閱讀

    我媽也不攔著了,畢竟雞和蛇都是別人提供的,咋說自家也要拿出足夠的誠意來,弄點黃鱔就弄點黃鱔吧。

    這一天,一直到半夜,我爸才竄了回來,一身的淤泥,他還真弄到了20幾條黃鱔。

    我媽心疼我爸,趕緊打了熱水給我爸擦洗,我爸還在抱怨:“要趕在夏天,弄到這時候,我要弄好幾斤的黃鱔!讓姜師傅吃個痛快!”

    “好了,好了,明天還要早起,你就別在那兒興奮了。”我媽嗔怪到,也不知道我爸咋那么興奮。

    她哪里了解一個男人所背負的壓力,這些日子我爸一直抱著希望在為我治病,可他心里苦啊,就像一只壓了一塊沉重的石頭一般,這一次姜老頭兒的出現,讓我爸有一種壓力被釋放出來的快感。

    一切,都為了明天準備著。

    第二天中午11點半多一點兒的樣子,姜老頭如約而至。

    還是那副不修邊幅的樣子,給人感覺還是那樣的散漫,他背著雙手,一副我很熟的樣子進了我家家門,迎接他的是我熱情的爸媽,和一大桌子菜,另外還有我那兩個望著桌子直咽口水的姐姐。

    姜老頭進屋后,并沒看那一桌子菜,而是繞著我家各個房間走了一圈,看那樣子就跟參觀一般的閑散,我爸媽哪兒敢怠慢,緊緊在他屁股后頭跟著。

    走完一圈后,姜老頭搖搖腦袋,莫名其妙說了句:“挺普通的,不是很有錢。”

    我爸媽聽完后差點摔倒,這姜老頭是啥意思?莫非是來我家參觀來了?

    姜老頭也不多解釋,那時他又如何跟我爸媽解釋,我家的格局沒有任何問題呢?打一句幌子過了就算了。

    “走,吃飯。”看完這個,姜老頭就直奔飯桌去了。

    他老實不客氣的在上首坐下了,再一看桌子上擺的菜,就忍不住吞了兩口口水。

    擺正中的就是那道燉蛇,加入雪白鮮脆的冬筍,湯頭火候又正好,那裊裊升騰的香氣,連神仙聞了都忍不住。

    旁邊同樣擺著幾個大瓷碗,一碗是油光剔透的老臘肉,一碗是回鍋肉,再一碗是爆炒黃鱔,旁邊還有一個缽子,缽子里裝得是熱騰騰,香辣辣的豆瓣魚。

    這是正宗的四川農家菜,農家做法,要多新鮮有多新鮮,看那幾個辣菜,光是紅彤彤的二荊條,配上綠油油的蔥花兒,就已經讓人食指大動了。

    為了怕姜老頭膩著,我媽還特地涼拌了個蘿卜絲兒,弄了一碟子泡菜。

    我爸也不啰嗦,上好的米酒也呈了上來,這還是找村子里最會弄米酒的人家拿東西換來的。

    姜老頭不客氣啊,待我爸給他倒上酒以后,抓起筷子就開始大吃,這菜還沒完全咽下去呢,又‘哧溜’一口酒,吃得那是一個風卷殘云,不過也辣得直吐舌頭。

    我爸看出點兒端倪,直接就問:“姜師傅不是四川人?”要四川人,這辣度固然是辣,還不至于吐舌頭。

    姜老頭兒不答話,還是忙著吃。

    我爸尷尬一笑,也不繼續追問,姜老頭不愿答的問題,一般都是回避,這點兒我爸知道。

    可是在飯桌上,無論我爸媽怎樣想辦法想說點兒啥,姜老頭兒都是不答,就是吃,就是喝。

    將近一個小時以后,姜老頭總算酒足飯飽,把筷子一撂,杯子一放,直接用袖子抹了一把嘴,這次不待我爸媽說啥,他直接說到:“把你們兒子抱過來我看看。”

    神仙,真神仙,我爸媽簡直驚喜非常,二話不說,我媽就牽著兩個姐姐出去了,我爸直接就去抱我了。

    但其實哪兒有我爸媽想的那么神奇?過了一些年,我師父就告訴我,他的卜相之術遠遠不如一個人,在山上遇見我爸,是真真的撞了緣,而他的那點面相之術,雖然不算他的看家本事,但還是能一眼看出我爸定是有所求。

    至于在吃飯的時候,我師父細看了我爸媽的面相,心里就有譜是子女不順,而我兩個姐姐就在飯桌上,我師傅細看之下沒任何問題,那么唯一的問題就出在我身上。

    村子里就那么些戶人家,我師父常年在這里晃蕩,誰家生了個孩子,還是知道的,況且剛才轉屋子的時候,也看見放大床上的我了。

    這就是全部的經過。

    但是命運就是這樣,我師父當年卜出了他在哪個地方會有徒弟緣,加上一些特殊的和歷史原因,他特地到了這一帶,一呆就是好幾年,卻不刻意尋找,道家講究自然,若真是自己徒弟,撞緣也會撞上,命里有的跑不掉。

    不到一分鐘,我爸就把我抱到了姜老頭兒跟前,他細細的打量著我,眉頭微微皺起,還輕輕咦了一聲。

    不待我師父說話,我爸就心里急,趕緊把我翻了一圈,指著我后腦勺那個胎記說到:“姜師父,你看這個有問題嗎?”

    說完,我爸又神秘兮兮的補充了一句:“聽說,這是被那東西盯上的印記。”

    我爸這句話仿佛讓姜老頭兒回過了神,他喝了一聲:“胡扯,把孩子的生辰八字說給我聽!”

    “是,是...”我爸趕緊的把我的生辰八字說了。

    姜老頭兒站起來,背著走,開始來回走動,嘴里念念有詞,盡是我爸聽不懂的:“67年,天河水...日支..這時辰,嘖...會那趕巧?”

    說到最后,姜老頭兒竟然說起了一口京片子,可見入神之深。
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