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靈異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6-11 16:41:22

驚蛇入室 完本

驚蛇入室

來源:作者:銀花火樹分類:靈異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柳龍庭白靜小說免費全文哪里可以看?柳龍庭白靜是什么小說?這本靈異小說名字是《驚蛇入室》,又名《十月蛇胎》、《我的白蛇老公》,是由作者銀花火樹所編寫。十二年前,白靜看見一條大白蛇鉆進了她的被窩。沒想到十二年后,她又夢見了那條白蛇。王宏把這話說的,好像是我欠了他的似得!我頓時就不開心了,立即轟他出門:“我就不厚道了你拿我咋地!走走走,看你是我高中男神的份上,我才給你口水喝,要不然,你連我家門都進不了!”“白靜,我說你脾氣怎么變得這么粗魯,你聽我說啊白靜……”王宏還在門外邊想求我呢,我直接把門一關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柳龍庭白靜小說免費全文哪里可以看?柳龍庭白靜是什么小說?這本靈異小說名字是《驚蛇入室》,又名《十月蛇胎》、《我的白蛇老公》,是由作者銀花火樹所編寫。十二年前,白靜看見一條大白蛇鉆進了她的被窩。沒想到十二年后,她又夢見了那條白蛇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王宏把這話說的,好像是我欠了他的似得!

    我頓時就不開心了,立即轟他出門:“我就不厚道了你拿我咋地!走走走,看你是我高中男神的份上,我才給你口水喝,要不然,你連我家門都進不了!”

    “白靜,我說你脾氣怎么變得這么粗魯,你聽我說啊白靜……”

    王宏還在門外邊想求我呢,我直接把門一關,懶得再聽他逼逼叨叨的。

    不過這王宏這件事情,是柳龍庭自己牽線搭的橋,看來他還挺在乎這件事情,如果我把王宏趕走的話,柳龍庭要是知道了,會不會懲罰我?

    我心里一猶豫,最后下了下決心,管他呢,再怎么懲罰,他也有求于我,只要他不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來,我就不給他出馬,只要我一想到以后孕期滿的時候,一條條活蹦亂跳的蛇從我下面鉆出來的場景,都覺的惡心恐怖。

    王宏還在外面使勁的敲門,我就躺在沙發上,繼續悠閑的看著我的電視,這時一陣男人的聲音從我的身后傳過來:“怎么樣,電視好看嗎?”

    “好看啊。”

    我隨口一回答后,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,趕緊轉頭往我身后一看,只見是柳龍庭說雙手撐在沙發的椅背上,皮笑肉不笑的,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看。

    “啪!”的一聲,電視機自動關閉,這把我嚇一跳,我看著黑乎乎的一片電視屏幕,趕緊的向著電視走過去,按了開關,電視竟然沒反應,我又把插座重新插了一遍,還是沒反應!我去柳龍庭竟然把我家的電視給燒壞了!

    “去,把王宏叫進來。”柳龍庭命令我。

    本來剛被王宏說的我心里就不爽,現在柳龍庭又燒我電視,我心里此時簡直關著一萬只草泥馬,要不是看在我沒柳龍庭厲害的份上,我把柳龍庭也都要趕出去!

    “我不,你想讓我出馬,就必須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來,不然我就不替你出馬。”

    見我說這話,柳龍庭也并沒有大動肝火,而是繞過沙發挨著我身邊坐下來,伸手端住我的臉頰,用力往他臉前一掰,讓我看著他:“那你就不怕我嗎?”

    柳龍庭那雙細長的眼睛就離我不到20公分,這么近距離的盯著他的眼睛看,我怕的心臟都加快了跳動的頻率,但是我不能就這么輕易的妥協了,又跟柳龍庭說:“不怕,只要你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來,我立馬就去把王宏請進來。”

    又是一聲冷笑,柳龍庭眼睛順著我的臉,然后是我緊張的起伏不定的胸,再是我的肚子,這才張口道:“孩兒們,你們的母親說你們沒用,要殺了你們,你們還不快把你們的本事都表現表現?”

    柳龍庭這話說的,就像是我肚子里的那些都還沒怎么成型的蛇胎能聽洞他說的話似得,可是就在我剛想笑的時候,肚子里似乎有什么東西劇烈的動了一下,把我的肚皮頂的有點疼,還沒來的及等我摸,一陣劇烈的疼痛頓時就從我腹中彌漫到我的全身,我肚子里仿佛是有什么東西在咬我的內臟血肉,密密麻麻的疼,就像是被無數把小刀割似得,疼的我瞬間就從沙發上掉了下來,在地上捂著肚子打滾!

    “你現在還替我出馬嗎?”柳龍庭倚靠在沙發上,滿臉笑意的看著在地上疼的滾來滾去的我。

    “不……。”我掙扎著回答柳龍庭。

    柳龍庭沒說話,但是我腹中的疼痛比剛才還要劇痛,這種痛苦是那種侵入骨髓的痛苦,哪怕是死都要比這輕松百倍!

    我在地上喊得就像是個瘋狂的瘋子似得,最后實在是忍受不了,向著柳龍庭爬過去,雙手抱住他的雙腳,聲音嘶啞的對柳龍庭說:“你快讓他們停下來,我出馬,你說什么我做什么。”

    “真的?以后不鬧了?”柳龍庭反問我。

    我趕緊搖頭,說以后再也不了,我什么都聽他的。

    有我這話,柳龍庭才肯罷休鬧,我肚子里的那股疼痛也在我說完這話后逐漸的消失,柳龍庭伸手把我從地上扶起來,伸手將我臉前的頭發撫順,像是安慰,但比安慰更惡心的對我說:“看你疼的,小臉都白了,早知道這樣,不如剛才就順從我,也免得受這么大的苦,快去換身衣服,我們現在就出門去王宏丈母娘家里。”

    哼,貓哭耗子假慈悲,我現在一句多余的話都不想跟柳龍庭講,捂著肚子去房間換衣服了。

    出門的時候,柳龍庭附在了我身上。

    王宏剛才見我對他兇神惡煞的樣子,現在看我又自動倒貼了上去,又立馬不要臉起來,跟我說請我他也是看的起我,反正到時候把她老婆瞧好了,錢肯定是少不了我的。

    要不是柳龍庭逼著我,我會在乎他那點錢,隨便的應付了王宏幾句,坐上他的車,跟他去他丈母娘家。

    王宏丈母娘家的小區離我家也不過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,不是很遠,小區也有些年頭了,不過也還不老,地段還算是在縣中心,在這里買套二手房,只花了二十來萬,也不知道王宏是踩了什么狗屎運。

    當王宏把我帶進他丈母娘家,一進門,一股子發霉的陰郁的氣味迎面撲來,屋子里的面基很大,但是朝向不好,現在大白天的,外面還有著太陽,可屋子里還是很沉悶,就像是壓抑著一股很大的氣息一般,讓人覺的不舒服。

    跟身體不是很好的丈母娘打了個招呼,王宏就把我帶到她老婆所在的那個房間門口,指著屋里一個滿頭散發,像是在吃什么東西的女人,跟我說:“這就是我老婆,李娟,現在莫名其妙的又在發神經。”

    我也才是昨天才當出馬弟子的,看著王宏老婆,也沒有半點不正常,一個人直挺挺的坐在床上,看起來就像是發呆的在無聊的吃東西,不過她的背擋住了我們很大的一片視線,我也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。

    “怎么樣,白仙姑,看出什么來了沒?這屋里是不是不干凈?”王宏問我。

    柳龍庭不在,我也是個凡夫俗子,我能看見什么?正準備懟王宏,可這時有個冰涼的東西從我裙子底下朝我的腿里纏了進來,而我整個身體一怔,就像是瑛姑被柳龍庭上身似的,渾身都動不了了,只感覺有一股很大的力氣,控制住了我的身體!

    “看見了,這房子,擋在了鬼公路上了。”

    我的嘴里,竟然說出了柳龍庭的話,我這是被柳龍庭強行附身了!

    而在柳龍庭說這話的時候,他抬起了我的臉看向屋里,剛才我還什么都沒看見,現在柳龍庭這么一上身,原本剛才干凈的房間變得污穢不堪,房間的格局也變了,像是條公路,公路路上到處都是垃圾,塑料袋,還有一些腐爛的動物的肝臟之類的東西!

    李娟渾然不知的就坐在床上,她身上爬滿了幾個烏黑的小孩影子,而她背著我們的正面,似乎還坐著一個穿著大腹便便清裝的女人,李娟擋住了她的臉,我只能看見她梳著一頭油光水亮的頭發。

    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,你們不好好的去投胎轉世,滯留在這里禍害人間,難道還要我提醒你們怎么做鬼嗎?!”柳龍庭陰沉的對著屋里的邪祟喝了一句。

    畢竟柳龍庭是仙,幾個膽小趴在李娟身上的東西,聽見了柳龍庭的喊聲,嚇得立即尖叫著向著墻縫里鉆進去,而李娟對面坐著的那個女人,聽見了柳龍庭的怒喝,非但沒有像幾團黑影般消失,反而伸手按在李娟的肩上,轉過一張爛的都分不清五官的臉,正死死的盯著我看!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