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靈異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6-15 16:04:09

陰兵過境 完本

陰兵過境

來源:作者:小慧慧分類:靈異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陰兵過境是由網絡作家小慧慧為大家帶來的一本靈異小說,書中的主人公是李雨遲,黎詩詩,劉可兒,王墨。劉可兒從富家子弟一落成窮學生,因一次意外,與一個被害的鬼魅一起經歷了一段離奇的歲月。陰陽兩界的界限被無意打開,鬼怪的世界闖進了她的生活,她的一段富有傳奇色彩的經歷也就此開始,人性中的貪婪與本性的善良不斷的交織,讓她由一個玩不諳世事的嬌嬌女,成長為一個富有正義感的有為之人。我跟著李笑晨出了學校的大門,就上了輛出租車,開出租車的是一位黑臉的中年男子,聽到我們說出了要去的地方,他扭過頭來看了看我們,象是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陰兵過境是由網絡作家小慧慧為大家帶來的一本靈異小說,書中的主人公是李雨遲,黎詩詩,劉可兒,王墨。劉可兒從富家子弟一落成窮學生,因一次意外,與一個被害的鬼魅一起經歷了一段離奇的歲月。陰陽兩界的界限被無意打開,鬼怪的世界闖進了她的生活,她的一段富有傳奇色彩的經歷也就此開始,人性中的貪婪與本性的善良不斷的交織,讓她由一個玩不諳世事的嬌嬌女,成長為一個富有正義感的有為之人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我跟著李笑晨出了學校的大門,就上了輛出租車,開出租車的是一位黑臉的中年男子,聽到我們說出了要去的地方,他扭過頭來看了看我們,象是很奇怪的樣子。

    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驚,想他是不是也知道這位弘語上人,所以才會用這樣的目光看我們,我們這畢竟是去找一個捉鬼的人啊。

    可當車開出了市區,我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樣看我們,原來那里是一片的荒郊野外,連人家都少得一見,兩個學生到這里來,確實有點兒讓人感覺意外。

    就在我們的車向前行駛,經過一片小河的時候,我看到水面上泛起了一片的白霧,我的心不由得一緊,難道那個鬼魅李雨遲還跟著我到這里來了嗎。

    “要下雨了。”出租車司機看了看天空說,同時也加快了車速。

    我也跟著向那空中看了看,果然,一片烏云壓過來,眼看就要有一場暴風雨的樣子。

    “我說你們兩個,這是想出去玩啊,要不改天吧?”出租車司機勸著我們兩個打道回府。

    他這是想到哪里去了,我們怎么會是出來玩啊,就這樣回去,晚上我怎么過啊。

    李笑晨看了我一眼,猜出了我的心思,告訴司機我們不回去,讓他繼續前進。

    出租車司機笑了起來,他一邊說我們太固執了,一邊問東問西的,象是對我們很關心的樣子。

    我卻不敢告訴他太多,怕這回又遇到怪人,其實,這也是我臨上學校來時,我老媽囑咐我的,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說話。

    李笑晨象是也有著一些戒心,可他是男生,膽子也比我大,就跟那個出租車司機聊了起來。

    “原來你們是想去看那個張老道啊,這個人我聽說過的,都說他有些本事,可我從來也沒有找過他,找他的也都是遇到事兒的,怎么,你們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嗎?”出租車司機還在熱情地問著。

    我緊張地看了李笑晨一眼,對著他輕輕地搖了搖頭,雖然我的事情很棘手,可也不能隨便跟人家說啊。

    其實李笑晨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一回事,他只是陪著我來的,我還沒跟他說呢,而且,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跟他說才好。

    出租車司機象是看出了我的心思,不由的從后視鏡里看了我一眼,眼睛里流露出一種嚴峻的神情,我在心里琢磨著,他一定是對我們去找那個弘語上人有什么想法了,也是啊,就我們兩個學生,很容易會上當受騙的。

    “你們是大一新生吧?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“剛離開家,總是有點兒不習慣,等時間長了就好了。”

    果然,出租車司機善意地提醒著我們兩個,可是事情哪里有那樣的容易啊,如果我告訴他我的遭遇,我相信他也一定會害怕的。

    很快就是電閃雷鳴,大雨瓢潑般地落了下來,天色也暗了下來,雖然不如夜晚那樣的黑,卻也已經是對面難辨了。

    也就在這時,我們的車正準備從那條河的一個小橋上開過去。

    再看那橋上的水,象瀑布一樣從兩邊流向河里,發出嘩嘩的巨響,看著就讓人膽戰心驚的,出租車司機停了下來,告訴我們在這里等一會兒,雨小一點兒再過去。

    我的心里急啊,真想現在就沖過去,可看看身邊的李笑晨,他也點了點頭,說是雨太大,橋面上的水也太多,過去會不安全。

    他們哪里知道我的心思啊,我是怕那個死鬼李雨遲會改了主意,不做什么鬼魅了,又回去做什么水鬼,這個時候來抓我回去做替身,我不由得抱緊了肩膀。

    “這是什么河啊,好象還不小呢?”李笑晨沒什么事兒,跟司機聊了起來。

    “這里啊,只是一條無名河,大家都叫它西河沿兒,聽說去年也就是這個時候,有一個老太太在這里跳河淹死了,可憐啊,聽說都有九十來歲了,家里沒有人照顧,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這里來的,就跳進去淹死了。”出租車司機一臉的感嘆。

    “都九十來歲了還跑到這里來跳河,可是這里,他是怎么走到的?”我好奇地問道,心里卻對這條河的名字里也帶了個西字感到恐怖。

    “這個誰也不知道,還是后來修路的工人看到他尸體飄上來了,才報的案。”司機說著點了支煙,悠悠地吐著煙圈兒,看著他手里的那點忽明忽暗的紅色火光,倒是有了幾分的安全感。

    “那,這里常有人淹死嗎?”我追問道。

    出租車司機和李笑晨都笑了起來,淹死一個還不夠,還經常淹死,當這里是淹死人的基地呢。

    我也感覺到我問得唐突了,不由得紅了臉,訕訕地笑了。

    “也別說,這條河還真是沒少淹死人,聽說過去也有人在這條河里淹死的。”出租車司機象是在安慰我,給我一個臺階下。

    可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閃電劃過天空,我看到在那已經是一片黑暗的河面上飄來一片的白霧,說真的,那白霧是直奔著我們的出租車而來的,就象是一個奔跑著的怪獸,向著我們這里撲了過來,我不由得嚇得尖叫了一聲。

    還在聊天的李笑晨聽到我的尖叫,白了我一眼,問我怎么了,我沒有說話,只是慘白著臉,看著黑暗中那片越來越近的白霧。

   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外面很暗,而那片白霧不是因為暗就看不到了,反而卻顯眼了。

    見我不回答,李笑晨有點兒不耐煩了,焦躁地看著我,一臉的不快。

    “都別說話,我試試能不能開過去。”出租車司機說著就發動了馬達,他的動作有點兒倉促,連嘴里叼著的煙都在顫抖,煙灰掉在了他的衣服上,他也沒有去管。

    可此時地面上的積水已經很深了,想再將車啟動起來,又談何容易,他的額頭上浸出了豆大的汗珠來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李笑晨還是一臉的迷茫,他不知道這是出了什么事情,只是一臉驚異地看著出租車司機,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間又想要沖過橋去。

    可是很快他就明白到出了什么事情了,他的眼睛也看到了車窗的外面,他那張胖乎乎的大臉上不由得也冒出汗來了。

    “你們誰身上有護身符之類的東西啊?”李笑晨一臉懵逼地看著我和出租車司機。

    我不知道那個司機的身上有沒有帶那個東西,我倒是有一大堆來著,都是我老媽給我求的,可我統統都丟在了家里,別說這里,就連我的公寓、寢室,都沒有放一個。

    司機沒有回答,想是他也沒帶著這樣的東西在身上。

    李笑晨苦笑了,他看著外面那一片的白霧漸漸地漫了過來,眼看著就要沖到出租車的跟前了,忽然間,他是雙手合十,口里是念念有詞,象是老和尚在念經似的。

    我被他這一啟發也來了靈感,對著外面那一片的霧氣也念叨了起來,我念的可不是什么經文之類的東西,我是在念叨李雨遲這個死鬼。

    如果他還想讓家里人早一點兒將他的尸體從西林河里打撈上來,那就讓我們順順利利地,活著離開這里,要不然,我也是無能為力了,就讓他的尸體在河里喂王八好了。

    說來也是奇怪,就在我心里默念的時候,我感覺到我的后背一陣的冰涼,象是有一陣寒風吹過,我忙扭頭看了看,身后只有那軟軟的靠背。

    我不由得奇怪了,身后是靠背,卻又從哪里來的寒風呢,這風又是這樣的冷,如同冬天的冰雪一般刺骨。

    “別回頭。”李笑晨冷冷地對我喝道,雖然聲音很低,在這已經很黑的出租車里,卻很有力度,嚇得我就是一哆嗦。

    “你們來找那個張道長做什么啊?”見我害怕了,出租車司機倒是又來安慰我,把話頭叉了開去。

    “他給了我一張名片,那上面寫的是弘語上人,張天池什么的。”我用顫抖的聲音回答著他。

    “噢,他什么時候給你的?”司機不慌不忙地問道,卻將他嘴上叼著的煙取了下來,狠狠地按在了一旁的煙灰缸里。

    “昨天。”我仍就還在發抖,看到他將煙那樣狠狠地熄滅,更是抖得厲害了。

    李笑晨看了我一眼,那厚厚的鏡片后的眸子里象是閃過一絲亮光。

    我的心里開始在盤算著,要不要將事情和盤托出,總不能讓這兩個人陪著我死,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吧。

    在這樣的氣氛下,在這個時候,眼看著窗外那片白霧已經將出租車包圍了起來,就象把出租車打成了個大包裹一樣,我要是再說出什么嚇人的話來,不知道這兩位是不是真的能承受得住。

    出租車司機繼續發動著馬達,整個車身都在輕輕地顫抖著,抖得我的五臟六腑都快要翻個了。

    而那車窗外的霧已經變得跟牛奶的顏色差不多了,我嚇得眼淚都在眼眶里打圈兒了。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我看到一只慘白的大手從出租車里伸了出去,向那片白霧推去,而那白霧則象是有彈性似的,被推出開一些,卻又彈了回來。

    忽然我的身邊發出“噗”的一聲,一片鮮血向著車窗噴去。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