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言情小說

更新時間:2019-06-15 16:04:47

馮婷簡明深 連載中

馮婷簡明深

來源:作者:小鹿寶貝分類:言情小說主角:

小說簡介:馮婷簡明深是《情毒》這本新鮮出爐的言情小說中的主要人物,由作者小鹿寶貝所編寫。馮婷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,她老公近期的一些行為卻讓她變得敏感多疑起來。他開始半夜不歸,即使回來,也是半夜兩三點帶著一身酒氣。他一說話,便帶著一股巨大的壓迫感,讓我有些不敢直視他的目光,我微垂著眼眸,否決著:“沒……沒有啊。”話落,我心里還不禁有些小小的心虛。簡明深睨了我一眼,神情晦暗莫名,也不知是信了沒有。見他不再說話,我不禁一臉真誠,“簡……簡先生,今天的事情麻煩你了,真的要謝謝你。”躊躇了半響,才覺得還是簡先生展開

本書標簽:

讀友們正在關注: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馮婷簡明深是《情毒》這本新鮮出爐的言情小說中的主要人物,由作者小鹿寶貝所編寫。馮婷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,她老公近期的一些行為卻讓她變得敏感多疑起來。他開始半夜不歸,即使回來,也是半夜兩三點帶著一身酒氣。

    免費閱讀

    他一說話,便帶著一股巨大的壓迫感,讓我有些不敢直視他的目光,我微垂著眼眸,否決著:“沒……沒有啊。”

    話落,我心里還不禁有些小小的心虛。

    簡明深睨了我一眼,神情晦暗莫名,也不知是信了沒有。

    見他不再說話,我不禁一臉真誠,“簡……簡先生,今天的事情麻煩你了,真的要謝謝你。”

    躊躇了半響,才覺得還是簡先生這個稱呼比較妥當。

    他眸光一暗,薄唇輕啟,“不用謝。”

    “還有,那個張濤他……”我話還沒說完,他便直接打斷了我,“這件事你不用管。”

    聽他這么說,我不禁舒了一口氣,看來張濤沒死。

    那個張濤雖然是個惡心的混蛋,但畢竟是一條人命,我怕簡明深因為我把他搞死了,惹上官司,那就不好了。

    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  話落,簡明深便起身準備穿衣服,我見狀,趕緊拒絕,“不用了,這么近,我自己回去就好。”

    他眉梢輕佻,也沒繼續堅持,“那好。”

    出了他家后,我這才發現,我倆住的是一層樓,我是801,而他是803,之前這個房間一直空置,前段時間裝修聲,緊接著又住了人,卻沒想到住的這人居然就是簡明深。

    回了家,我就立刻去了浴室,打開噴頭一個勁的沖洗著自己。

    幾乎被張濤碰觸過的地方,全被我搓紅,直到我心里的厭惡感稍稍減輕一些的時候,我這才停下動作。

    洗完澡后,我疲憊的躺在床上,整個人宛如被抽皮剝骨一般,沒有一點力氣。

   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,讓我心力交瘁,渾身累得厲害。

    靜下來,委屈的情緒便突然涌了出來,我控制不住的拿過手機給老公打了個電話。

    沒想到,他這次接的很快,“喂,老婆。”

    聽到久違的聲音,我的眼淚倏地就掉進了枕頭里,“老公,你在……你在哪里?”

    我聲音斷斷續續的,老公也聽出了我的哭腔,他不免有些著急的問著,“怎么了,老婆,你別哭,是誰欺負你了嗎?”

    那些委屈的話到了嘴邊,我動了動唇瓣,想要將那些話一股腦的全部告訴他,可半天卻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。

    “老公,我想你了,我想你現在回來看看我,可以嗎?”我努力的壓制著自己情緒。

    “老婆……”他略微遲疑,“老婆,可我這里還得開會啊……”

    又是這個理由,我心里莫名煩躁起來,不禁聲音有些著急的堵了回去,“那我現在去公司找你。”

    “婷婷,別鬧。”他語氣不善的呵斥著。

    “我哪里鬧了?”我情緒激動的抽泣著,“我是你老婆,我想見你一面怎么了?很困難嗎?”

    說到后面,我的情緒已經徹底控制不住了。

    沒想到,老公居然比我還激動起來,“我這么拼死拼活是為了什么,還不是為了咱們這個家?當初結婚禮金就花了多少錢,現在還有車貸房貸還,你又不上班,就指著我一個人掙錢,你就不能體諒體諒我嗎?”

    他的厲言疾色,卻讓我根本無法理解。

    “當初你給我十萬聘禮,我還倒貼了15萬嫁妝全部都補貼給你交了首付,還有車,你說你家沒錢了,我心疼你,不還是我家出的5萬塊錢給你交上的首付,可你背著我,車本房本寫的全都是你名字,你現在還有臉和我提錢?”

    老公沉默了好幾秒,然后開口繼續反駁:“后來我不是也還給你6萬塊錢。”

    呵,又給我六萬塊錢,這六萬塊錢是我們結婚擺喜酒親戚隨禮剩下的錢,這錢到了我手里還沒捂熱乎,就要拿出來裝修房子。

    現如今他還好意思提這6萬塊錢?

    我胸口悶得厲害,根本不想和他在吵下去。

    剛想要讓他把電話掛斷,哪只他卻先我一步的說著。

    “現在爭論這些有什么意義,我看咱們還是彼此冷靜幾天吧,等你想明白了,我再回去。”

    像是通知般,說完就直接毫不留情的掛斷了電話。

    電話里那串嘟嘟嘟的聲音,吵得我心里異常煩躁。

    原本急切等待老公回來的心,此刻也消失了不少。

    我嘆息一聲,把手機扔到一旁,直接用被子蒙住了頭。

    “彼此冷靜幾天……”

    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中回響著。

    以我們往常吵架的經歷,如果我不拉下臉主動去求他道歉的他,他是斷斷不會理我的。

    我闔上眼睛,心里那種隱隱不安的感覺越發明顯起來。

    事實證明,我的預感是真的。

    連續一個星期,老公一個電話都沒有給我打,以前他即便是再忙再晚回來,都會給我發個微信告訴一聲的。

    而現在,他好像完全忘記了家里還有我這么一個妻子。

    剛開始一兩天,我還能穩住心神,可時間這么一拖長,我心里就越來越擔憂起來。

    我拋下了面子,先是給他發了個微信,問他有沒有吃早飯,但我等了一個多小時,他都沒回我,我忍不住,又給他打了個電話,電話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    我一連又重復給他打了好幾個,結果都是一樣的,這讓我有些慌亂起來,一時沒忍住,直接把電話打到了婆婆那里去。

    但讓我驚訝的是,居然連婆婆都不知道他在哪里。

    老公的失聯,讓我來事胡思亂想起來,我開始擔心老公會不會出事了。

    我一時間坐立難安,匆忙的穿了個外套,就直接趕去了老公的公司。

    哪只,我到了之后,門口的保安卻攔住了我,不論我怎么說,他都死活不讓我進去。

    “大哥,我是宋明的老婆,我找他有急事,求你讓我進去吧。”我放緩了語氣,哀求著。

    “不行,沒有工作證,是誰老婆都不能進。”這保安是個20多歲的毛頭小子,看模樣就是一臉固執的樣子。

    我沒辦法,只能干著急。

    哪知,就在這時,一道穩重的男聲在我后面輕聲問了一句,“你是宋明的老婆?”

    我轉頭,看著眼前這個大概28,9歲的男人,莫名覺得有些眼熟,仔細瞧了瞧,我終于想起他是宋明經常說的那個經理,年會的時候,我見過他。

    他睨了眼保安,那個保安立刻識相的離開。

    我扭頭看著經理,語氣不免有些著急,“請問,您能不能幫我喊下宋明,我聯系不上他。”

    “是嗎?”經理有些驚訝的看著我,“他沒告訴你嗎?他被派去歐洲出差了,要下周才會回來。”

    經理眉頭輕蹙,有些疑惑的問了聲,“這事他都沒告訴你嗎?”

    我略有些尷尬,沒有回他,而是有些急迫的在問道,“他周幾才能回來?”

    “周二吧。”經理說著,“這次和他去的還有同事,不會出什么意外的,人在國外也是有時差的,可能是怕影響你,所以沒給你打電話。”

    “嗯,好。”說著,我朝著經理有些禮貌的淺笑了下,“真是麻煩您了,不好意思哈。”

    “沒事。”經理淡漠疏離的說了這么聲。

    我又客氣了半天,這才準備轉身離開,哪知,就在這時,一個女人迎面走來,站在這個經理身邊不知說了什么。

    我原本沒想細看,余光卻無意中瞥到了她下巴上的那顆紅痣,腳步瞬間一僵。

    是她!

猜你喜歡

云南11选5玩法